从几万元到几百元 老年助听器市场一探
2022-11-14 15:31
来源: 北京晚报

从几万元到几百元 老年助听器市场一探

人工智能朗读:

看电视、听广播时,把音量调得震天响;接电话时,喊得很大声……老人耳背了。面对动辄上万元的进口助听器,不少老人或老人家属将目光转向了网上。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声称专为老人设计、“高科技”配置、即买即戴的百元助听器,很可能就是个声音放大器。

市场

门店卖的为什么那么贵?

“一开始老人只是听不见门铃声,可渐渐地,她去早市买菜都听不清别人说话了。”乐女士的母亲近两年听力出现明显下滑,老人去医院做听损检查后,医生建议配个助听器。“医生说,专卖店可选择类型多,售后服务方便,让拿着医院检查的听力图去专业店验配。”

带着母亲前往社区附近两家助听器门店后,乐女士被店员给出的高昂价格吓了一跳。比如丹麦的一种助听器,最便宜的款式单只都要11980元,贵的能到3万元。“这还仅仅是单只助听器的价格,音频转换器、迷你麦克风等配件都得单独花钱,每样都得一两千元。”

近日,记者走访了三家助听器门店,发现门店售卖的基本都是进口品牌,以斯达克、奥迪康、瑞声达、西门子、峰力、唯听为主。“目前我们最便宜的入门款,打完折在1万元左右一对。也有条件比较好的老人,配置三四万元左右一对的助听器,我们不卖国产品牌。”自然之声助听器门店的工作人员表示。

为什么都是助听器,价差如此大?“主要是芯片不一样。”海之声门店验配师告诉记者,芯片好坏决定了助听器的性能,包括音质、增益处理能力、降噪能力等。运转速度快的芯片能够在声音更复杂的环境下使用,满足老人跳广场舞、逛菜市场甚至去影院看电影等需求。

同时,关税也影响了进口助听器的价格。以峰力Audeo P90-R为例,国内经销商价格册上建议零售价为单只45700元,北京某门店折后价为单只38845元,但在美国加州专卖店购买仅需单只2848美元(折合人民币18000元左右)。“关税影响加上经销商垄断,让国内同款助听器价格更贵一些。”一位业内人士坦言,目前整个助听器产业链里,最大的成本都沉淀在线下门店。

线上低价好用吗?

“配个助听器要一万多?太贵了!我听说网上几百元就能买到。”乐女士的母亲听罢门店的报价就连连摆手,坚持“随便买个戴就行”。没几天,她真买回来一款178元的助听器,主打“智能降噪”“不伤耳膜”,但用起来一直有杂音,调低音量也没用。

记者看到,各大电商平台上有大量低价助听器售卖,普遍价格在千元以内。其中某电商平台“降噪助听器热销榜”前五名的价格均在500元内,不少品牌的定价更是集中在一两百元。涉及品牌的背景也五花八门,既有仁和、可孚、修正等医药企业,也有科大讯飞、联想等科技公司,甚至还有海尔等家电品牌以及欧泉琳等化妆品牌。

无一例外,这些低价助听器均在宣传页面声称自己含有各种“高科技”设计。“全新智能降噪芯片,消除98%的环境噪音”“AI智能降噪模式,老人听得更清晰”等宣传语频频出现在商品详情页。

但对于这些“高科技”的说法,业内并不认同。“目前市面上的助听器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数字助听器,一种是模拟机,价格在两三百元以内的,大概率是模拟机,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假助听器’。”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模拟助听器对声音采用线性放大技术,对轻、中、重的声音同等放大,本质上就是一个简单的扩音器,只能简单调节音量,并不具备降噪功能。相反,数字助听器则像一台小电脑,对输入的声音信号做一定的计算后再输出,可以按照佩戴者的听力损失类型、听力损失程度等个性化情况对症处理。

记者随后也找到了乐女士母亲购买助听器网店的客服,反映老人佩戴助听器后感觉不好使,接待客服对记者坦言:“这种都是‘模拟机’,只有放大声音的功能,没有降噪,所以佩戴不舒适。”

体验

即买即戴一键操作,如何?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不少线上商家为求销量,在售卖助听器的过程中多有误导,过分向消费者强调“即买即戴”“一键操作”。

“这款机器是免调试的,操作特别简单便捷,充满电就可以使用。”蓝米医疗器械专营店的客服向记者推荐一款助听器时一再强调,老人肯定可以独立操作。但记者查询该产品注册证发现,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上,该产品编号为“粤械注准20182190772”,“适用范围/预期用途”一栏明确标明:“经验配,供气导性听力损失患者补偿听力用。”

“开机直接使用就行,不需要老人调试,特别简单。”欧泉琳天猫官方旗舰店的客服也向记者介绍,店内售价249元、型号为JH-909G的耳背式助听器,为高科技研发,“产品用法很简单的,直接打开开关,将音量调节到老人需要的音量就可以了。”

该客服还特意给记者发来了一个消费者使用评价的截图。“佩戴非常方便”“功能简单清晰,操作也简单”“声音大小可以调节”……精选的评价中,处处都在强调“即买即戴”。同样,在该产品的直播间内,主播在介绍中也不断强调“颜值高”“操作简单”,不仅有开机关机键,还有5个音量调节和室内室外两种模式。

然而,在产品评价页面,记者就看到有消费者投诉,买回来这款助听器后,老人反馈称噪音有点大,还有电流声,只能把声音开到最小,要不然就非常刺耳。“客服说的智能调节模式键根本没什么用,就开关键和音量加减键有用,根本不符合产品宣传。”

“听力下降50分贝的老人,肯定不能和听力下降100分贝或30分贝的老人佩戴同样的助听器。”多位验配师表示,宣称助听器“即买即戴”和“一键操作”都是极不负责任的做法。就像近视人群的眼镜需要验配不同度数一样,助听器也要根据用户听力的具体情况来验配。

北京聋协信息无障碍推进委员会副主任朱轶琳也提醒,未经验配的“声音放大器”会让听力损伤加剧,造成不可逆影响,这已是听力学界的共识,需要引起老人重视。

观点

65岁以上听障老人达1.2亿

还得多为他们着想

根据《中国听力健康现状及发展趋势》报告,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群罹患听力障碍的人数目前已达1.2亿。但据腾讯银发科技实验室调研发现,目前国内老人佩戴助听器的比例不到7%。

在走访中,多名老人无奈地告诉记者,动辄万元的进口助听器让他们难以负担,但便宜的助听器又无法满足他们的日常需求,“高不成低不就,倒不如不戴。”

对此,一位多年助听器佩戴史的听障人士对记者坦言,中国没有将助听器纳入医保范畴,但近几年把它纳入了残疾人辅具补贴中。“比如北京市户籍的持证听力残疾人,经过评估等服务后,符合要求的均可在北京市残疾人辅助器具综合服务平台上申请相关品牌和型号的助听器,且拿到最高4000元的补贴,减轻辅具购买负担。”

在腾讯银发科技实验室负责人窦瑞刚看来,提升老人对助听器的基本认知,只是解决老龄听障人群助听器普及难的第一步。“从‘不知道、不了解助听器’到‘不知道去哪里验配助听器’再到‘高性价助听器难以触达’,市场还需针对这个系统性问题提供多方面解决方案。”

仅以验配师来说,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各级助听器验配师持证人员仅万人左右。耳朵树听力中心创始人默克则对记者表示,想让更多老人用上靠谱助听器,行业仍需解决验配师缺乏的问题。“助听器验配有非常明确的标准流程,验配师培训并不难,关键是从业者愿意踏实培养相关人才。”

“目前国内助听器市场部分商家认为‘技术服务好’不如‘能说会道’,从业人员更像是卖保健品而不是提供医疗服务的,信奉‘一锤子买卖’。这个风向需要引起警惕和重视。”默克表示,国产助听器想要取得长远发展,不仅要从技术层面上加紧自研芯片,突破国外传统助听器的专利垄断,还应该更多了解用户真实需求,站在用户的角度设计产品和服务。

本报记者袁璐

[编辑:朱语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