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经营中心频道>教育>教育汇>支教>

马荣:美人靠上的聆听

马荣:美人靠上的聆听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在大城市里,除了高楼就是大厦给予你的是一种落寞,甚至有点无奈。但山给予你的却是一种安慰,内心少了一分纷扰,多的自然是宁静。

美人靠,学名“鹅颈椅”,是一种下设条凳,上连靠栏的木制建筑,因向外探出的靠背弯曲似鹅颈,故名。其优雅曼妙的曲线设计合乎人体轮廓,靠坐着十分舒适。在苗族的居住建筑——吊脚楼,通常都会将美人靠建于回廊一侧,除休憩之外,还能眺望远山翠影。

天清气爽,乾坤朗朗,我们坐着面包车踏上了去排代村之路。只见司机将车从平坦的大路驶入了一条小分叉路,我们眼前的景色就变得满目苍翠。一眼望去,绵延不绝的小山小丘,你的内心里会有这样一种感慨:除了山,还是山。在大城市里,除了高楼就是大厦给予你的是一种落寞,甚至有点无奈。但山给予你的却是一种安慰,内心少了一分纷扰,多的自然是宁静,也因为如此,在这里聚居的苗族人民能在这里悠然自得的生活。

说明: 马荣(1)

坐在美人靠上,支教老师和学生们和乐融融地聊天。永维是一个安静的男孩。

“你们家在哪里?” 我们这样问到永维小朋友。一路上,我们尾随着硫铁矿小学五年级的永维以及他的两个堂弟弟永好和永言去他们家。永维指了指路的前方,说就在前面。我们顺着小朋友手指指示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公路转进了重重山峰之间,已经看不到这路有多远。于是我们就跟着小朋友们,踏着这水泥路,一步一步迈向小朋友的家。然而,转过一个又一个的弯,沿途的风景层峦叠嶂,很难想象这路是怎么在崇山峻岭之间修葺出来的,蜿蜒盘旋。更甚的是,水泥路走到了尽头,迎来的是坎坷的石子路和软滑的泥土路以及没有路的路。

我们几个年轻力壮的支教老师开始觉得脚步沉重了。而小朋友们依旧蹦蹦哒哒的继续前进着,就像山林间的小精灵一样,迈着轻快的步伐时而相互打闹,时而追逐嬉戏,不禁让人感慨,当小孩子真好,无忧无虑的简单快乐。我们好几次问小朋友,还有多久到你们家,他们总说,快了快了。看着他们脸上的洋溢的欢快,你会知道,山林里的精灵,对待大山的感情是多么的真挚,他们在大山里领悟到山里的岿然不动而涵养万物的广博,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路在脚下,而我们不再追问还有多久,因为答案都在我们心中——“快了,快了”。

坐在美人靠上,支教老师和学生们载笑载言地聊天。永维是一个学习成绩好的孩子。

“那里就是我们的家!”听到小朋友们喜悦跳动的声音,我们朝着他们手指指示的方向看去:三四座房子笔直的矗立在半山腰的小平地上。永维,永言,永好他们三个是堂兄弟,三家人的房子都紧挨着的。他们不知疲倦的跑向自己的家,步调轻快,一会儿就只剩下背影让我苦笑。耳边响起了一阵阵的鹅叫声,一股乡野气息的粪味迎面扑来,我看到永维走在最前面为我们开门。只见他走到门边,费了一点功夫把门推开,看样子门是没有上锁,但是被门框卡主比较难推开。我们都错愕,问道:“你们家都不锁门的吗?”他回答到有时会锁,有时不锁。我们面面相觑,深谙这一份纯朴。

“永维,晚上你都干什么的?”“在家里写作业——和睡觉。”如此单调的回答或许会让一般人匪夷所思。但是当你踏进他们的家里,一间完全木质结构的房子里,你或许会若有所思的理解永维所说的话。我们一个接一个迈过门槛走在木质的地板上,地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或许很少有这么多人来造访,它欣喜之余也有点不堪重负。入门之后,映入眼帘的是被称为客厅的地方,然而这个“客厅”有一半以上的地方放着干的玉米粒,苗族人喜欢将玉米晒干了当牲畜的饲料。我们小心翼翼的避开一地的玉米粒,想找一个地方坐下,然而,这样一个偌大的客厅空旷得连一把椅子都没有,能看到的只是旁边放着一台的冰箱,客厅深处的一台电视,一个电磁炉。除此之外,我好像就没能再发现什么电器了。客厅里灰暗,只有向阳的一扇门有光线照进来,却没能填满空荡荡的客厅。我们循着光线从客厅拐到外面的长廊,那里建造了“美人靠”,是整个家里唯一可以让我们这么多名支教老师坐下的地方了,我们坐在美人靠上眺望远处的风景,并且和他们聊天。

坐在美人靠上,支教老师和学生们淋漓尽致地聊天。永维是一个上进的学生。

“永维,你想到鹏城希望学校读初中吗?”永维不假思索的说:“想!”我在鹏城希望学校支教,知道学校这几年的办学成绩功勋卓著,自然也希望永维能到这样的好学校学习。永维有一个姐姐,现在在交梨中学读书。去鹏城读书不只是他的目标,也是他姐姐曾经的目标,他想达到姐姐未达到的目标。他告诉我们,只要能考到两百分以上,就能去鹏城读书了。双眼透露出殷切的希望,让人不自觉的想帮他一把,帮他达到那个目标。父亲因为农闲,外出打工,母亲操持家里的农活。学习上的问题,永维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家里给不了他任何帮助。家徒四壁的空虚时刻警醒着他要发奋读书,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

我双手插进裤袋,望向了远方,双眼却没有聚焦任何景色。忽然,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让我发现了屋檐边挂着的鸟笼,而且鸟笼的数量还不少。这是永维的父亲养的鸟,永维说,这些鸟是打算拿去卖钱。听了这话,我的双眼再次失去了焦点,陷入了深思。有教则无类,作为一名支教老师,希望教育能让孩子们得到长足的成长,不愿意看到家庭的贫穷成为他们成长的桎梏。大山是他们结实的依靠,孕育着他们质朴纯良的品性。但是我不希望大山成为围困他们的囹圄,让他们变为井底之蛙,只看到头顶一片圆形的天空。教育要给他们一双翅膀,让他们飞向广阔的蓝天,拥抱自己的理想。

作者:深圳市燃气集团 马荣

[责任编辑:陈晓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