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新闻网首页 > 深圳新闻 > 图片深圳 > 

见圳:107岁的深圳火车站 为何没有“站”字

2018-11-09 17:39来源:深圳新闻网

深圳新闻网11月9日讯(记者 涂胜)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记忆。作为游子,记忆中最深的应该是城市的车站。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在外地工作的我们,依旧清晰记得第一次离开家乡去外地打拼的情形。

在深圳,深圳火车站是一个连接家乡和梦想的地方,曾经无数人怀揣“淘金”的梦想来到深圳,最先接触到的就是深圳火车站……

建站百年 火车站最初仅有两条股道

“深圳火车站始建于1911年,至今已有107年历史,当时仅有两条股道,一个摆放了4条长凳的售票厅兼候车室,每天只有100来个旅客进出车站”,作为深圳火车站的现任站长,易剑波并没有亲眼见过深圳火车站建成初期的样子,但从车站的历史资料中,也能了解深圳火车站初成立的模样。“那时站内没有厕所,没有自来水,列车用水全靠人工打井水供给。晚上车站全靠煤油灯和蜡烛照明。”

左边第一张图为1911年10月15日九广铁路全线通车现场,右边两张图为参加通车典礼的中英嘉宾的活动场景

据了解,深圳火车站的建立与九广铁路的建成密不可分。1898年,香港与广州贸易频繁,港英政府与当时的满清政府商议达成协议,兴建一条连接香港九龙与广州的铁路,专营权归英方所有。铁路按地域分成中英两段,分别由中、英两国政府负责兴建。1910年10月1日,耗资130万英镑的九广铁路(英段)落成通车。1907年,九广铁路全长143.2公里的华段开工。由广州大沙头火车站向东南引出,沿珠江东行,经石龙、樟木头到达新安县(今深圳市)。满清政府邀请中国铁路专家詹天佑为华段建设的总工程师。1911年10月15日,九广铁路(华段)建成通车。

左图为参加通车典礼的中英嘉宾在罗湖车站享用茶点。右图为首航列车通过时的场景

九广铁路(华段)建成通车后,深圳车站作为九广铁路(华段)最南端的车站投入使用,那时站名叫“深圳墟”,设在新安县(现深圳老街)。

中华民国初年的深圳火车站

中华民国时期的布吉火车站

深圳火车站距香港罗湖车站1.34公里,距布吉车站6.43公里

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扫荡布吉

图为居民在车站欢迎解放军,背后可清晰地看到当时深圳火车站的站名“深圳墟”

上世纪50年代初的深圳火车站

车站经历5次改扩建 追梦者来了仍然“泪汪汪”

“当时深圳火车站周围的环境很差,周边都在搞建设,路面都是黄泥地,和平路旁边就是农田”,1980年,16岁的叶迎春在父母的引荐下,在深圳火车站担任一名客运车间的客运员,她的父母及祖辈都是深圳火车站的员工,自己从小就在火车站周边长大。

20世纪80年代的叶迎春(图中前排第一位)

深圳东站副站长叶迎春接受深圳新闻网专访。在调任到深圳东站前担任深圳火车站客运车间副主任

自新中国成立后,深圳站经过5次改扩建,但到了改革开放初期,还只是十分简陋的三等小火车站。当时的火车站给众多南下追梦者的第一印象是“几间破旧的砖房,一排由茅竹搭盖的屋子……”叶迎春告诉记者,当时深圳火车站周边很简陋,整个深圳也很落后。“改革开放初期,接车时看到旅客下火车,大多是捆着一床棉被就来深圳了,他们也是抱着看一看的心情,到了火车站一看,全部周边都是黄泥地,树木都没有,推土机轰隆隆作响,很多人下车就两眼泪汪汪。”叶迎春表示,当时深圳的工作环境很艰苦,自己很多从外地来的同事,都住在铁皮房里,冬天冷,夏天热,条件艰苦。


改革开放前的深圳火车站

改革开放前的深圳火车站

相比于如今年轻人来深圳打拼的心情,当时人们的心情也有不同。“80年代的时候,深圳还没建设起来,当时很多人来了很失望,走的时候更失望”,叶迎春说,“当时他们都想来深圳淘第一桶金,但是改革开放初期没那么多发展机会,发展机会最大的就是搞建筑,因为深圳当时正在大兴土木。”

改革开放前的深圳火车站客运服务场所

改革开放初期的深圳车站鸟瞰图(图中大楼为新落成的罗湖口岸)

叶迎春回忆称,到90年代末至21世纪的时候,深圳的城市环境慢慢好起来,经济发达了,这时候来深圳打工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他们也看到了盼头,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留下来安家,深圳的房地产也起来了。

新站落成 深圳火车站新楼成为深圳一景

“刚来就遇到罗湖下暴雨,罗湖瞬间成为一片泽国,住的招待所的一楼床板都浮起来了,从火车站出入的旅客,必须提着鞋袜,踏着没膝深的水勉强行走。”曾任深圳市委常委、副市长的罗昌仁在《深圳口述史》一书中描述了1980年罗湖水患时的情形,当时他刚刚被任命为深圳经济特区主管城市建设的书记。

改革开放初期深圳车站东广场

改革开放初期深圳车站候车室

改革开放初期深圳车站站台

改革开放初期深圳车站站场

罗湖的水患问题由来已久,为了解决水患,当时深圳市政府先是着手解决周边的排水问题,同时提出了把罗湖山搬走的方案,经过一年多的时间,90余万立方米的罗湖山消失了,而这些搬走的渣土正好也填高了深圳火车站周边的地势,后来新的深圳火车站大楼也是在此基础上兴建的。

建设中的深圳火车站新客站

深圳铁路新客站开工典礼

1990年6月,深圳市政府和广铁集团共同对深圳车站进行大规模改建,深圳新客站破土动工。1991年10月12日,深圳火车站新客站建成投入使用,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出席典礼并剪彩,邓小平为车站落成题写了站名,特意少写了一个“站”字。不仅将激励留给深圳站,也留给深圳,对深圳敢想、敢闯、敢干的超常规发展寄于了殷切期望。

1991年10月12日,深圳新客站落成。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出席典礼并剪彩。图为典礼盛况

建成后的深圳火车站占地2.6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9.6万平方米,耗资2.2亿元。设计为东、西向站楼,东主楼楼高53.7米、长215米,地上11层。具备售票、候车、乘降、行包等各种客运功能,配备了闭路电视监控系统、电脑语音合成广播系统、电子售票系统、消防自动报警系统等先进的客运服务设施。与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深圳罗湖口岸紧密相连,成了联系内地与港澳的重要纽带,从一个边陲小站一跃成为一等客运大站。

深圳新客站东主楼。邓小平亲笔题字的“深圳”镶嵌在主楼中央。

深圳新客站东主楼

“当时的新深圳火车站很有名,还获得鲁班奖,很多其他车站过来参观学习”,谈起当时新站落成后的情况,叶迎春颇为自豪。“现在看起来很旧,但是当时看起来非常辉煌”。

曾羡慕香港列车 如今为火车站发展感到自豪

“香港列车的车底线条特别优美,而且是全列空调车厢、全列软座,我们好羡慕”,据叶迎春回忆,在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广铁集团刚刚开通广九直通车,香港的列车会在深圳火车短暂停留,她和同事就特别羡慕香港列车和他们的列车员。相比于当时的香港列车,国内列车车厢环境和服务质量与其存在很大差距。

深圳火车站员工在邓小平题字前留念

“当时我们车站还没有‘软座’的概念,到80年代末的时候才出现一趟列车挂一两节软座车厢的情形”,叶迎春称,当当时旅客乘坐的基本都是绿皮车,没有空调,冬冷夏热,对长途旅客来说是十分煎熬的。“当时旅客的想法很简单,老百姓也很朴实,只要买到票,让我能回家就行,也不管乘车环境”,据叶迎春介绍,当时很多人背井离乡来到深圳,到春运期间,他们比任何时候都归家心切。为了满足旅客需求,春运期间车站还会加开一些“货车”(平时拉货)用来运送旅客,乘车环境比绿皮车还要糟糕。


20世纪80年代,叶迎春在深圳火车站担当客运值班员

作为深圳火车站的老员工,叶迎春先后在客运员、广播员等基层工作,随后一步步走到管理层岗位,在2011年被调往深圳东站担任副站长前,她已经是深圳火车站客运车间的副主任。


深圳火车站开行第一趟和谐号,叶迎春(右一)和同事在列车前合影

叶迎春回忆说,在自己读初中的时候,自己的很多同班同学包括亲戚都去了香港,那时候深圳只是个小渔村,香港则是一个大都市。“那时候其实我也很想去,但是最终还是留在了下来”,叶迎春告诉记者,自己和她的同学、亲戚一直有联系,这些年他们往返深圳也越来越频繁,之前自己的香港亲戚朋友是不怎么看得起内地的铁路行业的,这些年他们的看法有了巨大的改变。

90年代,广深线开行的列车为绿皮火车。图中站内指挥员引导列车

近十年来,深圳火车站不断发展,和谐号动车组开行在广深线之间,列车速度和服务质量不断提升,同时随着高铁的发展,广深港高铁也在今年开通,实现了深圳与香港的高铁连接,方便了深圳和香港的交流。

敢闯敢拼 深圳火车站多次第一个“吃螃蟹”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深圳这片土地,深圳火车站也在改革开放的阵阵浪潮中,迎来了蜕变和新生。

“1980年的时候,深圳火车站每天始发的列车4到5对,春节期间也就加开4对左右,那时候我们没有‘春运’的概念”,叶迎春说,“以前只开广深线,到80年代末,车站陆续加开了很多到全国各省市的列车,陆续来深圳打工、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了,每到过年火车站就人山人海。”

乘客检票上车

来深圳的人越来越多,旧的售票、检票、安检、广播等机制渐渐跟不上时代发展。“1989年,我初到深圳火车站,当时主要还是人工卖票,效率很低,特别是遇到节假日的时候,排队很长,”原深圳火车站售票处主任李昱回忆称,每到春节期间,排队买票的队伍常会排到香格里拉酒店甚至到沿河路,周边的交通都要受影响。

深圳东站站长李昱接受深圳新闻网专访。李昱在调任深圳东站站长前担任深圳火车站售票处主任

到80年代末,人工售票仍是其主要的售票方式

此外,他表示人工售票增加了乘客的购票难度,也给春运期间的售票员带来了巨大负担。甚至由于信息不畅通等原因,乘客在买不到票时甚至会与售票员产生争执甚至冲突。

1986年,深圳火车站首创了全路单机电脑售票

为了满足需求,深圳火车站在售票方式上创新,多次第一个“吃螃蟹”:1986年,深圳火车站首创了全路单机电脑售票,并在两年后实现全站联网售票,这在当时全国铁路系统中是走在前列的。随着电话的普及,全国铁路第一个电话订票也是在深圳火车站诞生;全国铁路第一家对团体票实行送票上门;全国铁路第一台自动售票机启用;全国铁路第一台自助验票机启用……


全国铁路第一台自动售票机在深圳火车站启用

新客站落成后,车站配备了最新的电视监控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车票实名制的推行最早也在深圳火车站,以及紧跟时代的“刷脸”进站设备等,深圳火车站一直紧跟发展需求,提高服务质量。


车站推出行包保价抽奖办法

深圳北站快速崛起 深圳火车站思考自身的定位

  2011年,高铁深圳北站投入使用,归属深圳火车站管理,深圳正式迈入高铁时代。

“2010年武广高铁开通,广州到武昌的票价是500多,我们当时就觉得怎么会有这么高的票价,500多票价怎么能有竞争力”,叶迎春笑着说,在高铁刚刚兴起的时候,她并不认为高铁有竞争力,后来她才慢慢觉察到,高铁和普速列车针对的是不同的消费人群,而自己曾经还停留在老观念上。

据叶迎春介绍,深圳北站开站的时候,自己作为深圳火车站客运车间副主任,在深圳北站开站前为新员工进行了为期半年的培训。“深圳北站开站的时候,每天也就开行十几对列车,到后来越来越多,我们的员工就不断的去帮忙”。仅仅两年时间,2013年,深圳北站从深圳火车站分离,成为与深圳火车站独立的建制。“分开之后,深圳火车站从领导干部到基层员工,也有失落感的,看着北站这么高速的发展,客流不断的增多,我们也在想办法”。

“目前它主要是开普速的长途列车,以及广深间的城际列车,城际功能非常强大”,深圳市轨道办副主任陈强表示,随着高铁的快速发展,深圳北站的枢纽地位提升,深圳火车站不再是“一枝独秀”,但是它的交通重要性不能忽视,它仍然是深圳三大主客运站之一。

“作为普速列车,有些高铁到不了的地方,深圳站就可以发挥它的优势”,陈强表示,虽然乘坐高铁从深圳北到广州南只需要半个小时,但是由于广州南离广州中心区太远,大部分人还是更愿意乘坐深圳站的城际列车。

此外,他透露,目前在建的赣深高铁将与广深线接轨,深圳站将可以发送列车到赣深线上。同时,未来广深线与厦深线将规划建设一条联络线,对深圳站拓展列车线路也具有长远意义。


[责任编辑:施冰冰]

新闻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