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周刊丨美国“种族歧视病毒”泛滥 亚裔成为疫情替罪羊根源何在?
2021-05-03 11:18
来源: 央视新闻客户端
人工智能朗读:

世界周刊丨美国“种族歧视病毒”泛滥 亚裔成为疫情替罪羊根源何在?

一方面是新冠病毒新一轮的疫情使我们面临威胁。另一方面,在近期的美国媒体上,“种族歧视病毒”也因为越来越严重的仇恨犯罪和社会冲突而被不断提及。如果一种病毒会威胁我们的身体,另一种病毒会威胁到我们的心灵。这两种病毒同样都迫使我们认真去对待。

拜登政府执政100天之际,“治愈美国”不仅仅需要疫苗,更需要一种能寻根溯源、弥合种族和社会分裂的解药。

△完整视频丨《世界周刊》视线:“歧”源

当地时间4月28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国会山发表就职百日演说。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的民调统计,在拜登就任总统满100天之际,约52%的美国人认可拜登的整体工作表现,这一成绩仅好于其前任特朗普,但却低于自1953年的全部其他美国总统。除了在疫情应对方面民众满意度较高,为69%外,其他领域均在50%上下。在“边境安全和移民”方面民众满意度最低,仅为33%。

在美国政客新闻网看来,拜登针对警务系统的改革议案,也算是对美国处理种族问题极其失望的民众有了个交代。

美国总统拜登:让我们在下个月完成这件事(通过议案),在弗洛伊德事件第一个周年之际,这个国家支持这项改革议案,国会应该行动。

在《华盛顿邮报》看来,案件的结果与众多目击者和医学专业人士的法庭证言密不可分。在为期3周的庭审中,共有45名证人出庭作证,其中38名为检方传唤的证人。

法官卡希尔:

陪审团,我知道你们已经有了决定。对于第三项指控“由严重过失行为导致危险后果的二级过失杀人的指控”,陪审团认为被告有罪。

多名专业人士向陪审团证明,肖万的跪压是造成弗洛伊德“过度缺氧”(low level of oxygen)身亡的唯一直接原因。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肺病专家托宾通过对现场视频的逐帧分解,托宾定格了弗洛伊德人生“最后一口呼吸”的时间。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在肖万等四名警察最初向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提交的出警记录中,不仅只字未提对于向弗洛伊德实施跪压,还将弗洛伊德的死亡时间改为送往医院之后。

“他(弗洛伊德)用肢体行为拒捕。警察在为他戴上手铐后,发现他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警察叫来了救护车。在被送往亨内平县医疗中心之后,他不久被宣告死亡。”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案发当天,17岁的佛拉泽尔带着9岁的表妹前往涉事的便利店购买零食。经过店门口时,佛拉泽尔注意到了正在对弗洛伊德暴力执法的肖万等警察。

佛拉泽尔不仅成为了最早出现在现场的目击者之一,并且用手机录下了一段长约10分钟的关键视频证据。

法律界人士注意到,美国警察系统存在着“蓝色沉默之墙”(blue wall of Silence),而此次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集体倒戈”了。

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局长艾拉邓多:(肖万)持续地对一个被戴上手铐的人使用暴力,这违反了警局的章程,也不是平日训练的要求。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分析认为,通常而言,一旦有警察被起诉执法不当,即便事件涉及谋杀指控,警察局里的相关人员都会众口一词,说成是接受的统一训练,或是在紧急情况下迫不得已的唯一选择。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法官和陪审团会选择相信警方的证词。

据美国媒体CNBC的统计,在2013到2019年间的总共7617起警察在执法过程中致人死亡的事件中,在99%的事件中,警察都没有遭到起诉。

在美国种族公平正义组织Color of Change的负责人罗宾森(Rashad  Robinson)看来,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的做法是在“弃车保帅”。警察局众口一词,将肖万描述为警队的“害群之马”(“bad apple  strategy”),本质上是“甩锅”,是为了将公众的注意力从执法队伍中存在的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上转移开来。

在美国人权活动家杰西·杰克逊(Jesse Louis Jackson)看来,肖万的罪名成立是一连串偶然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而非结构性或系统性的改变。

根据地方法院的判案流程,肖万的量刑结果将在8周内公布。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法律专家认为,由于肖万此前没有案底,他的最终刑期很可能在10~12年,而不是外界所预期的最高40年的刑期。此外,肖万已离婚,完成财产分割。

当20日的判决结果被当庭宣布时,肖万并没有流露出明显的表情变化。当肖万被戴上手铐带离法庭时,美国媒体《内幕消息》在对法庭摄像机拍摄的一个镜头进行放大后发现,在肖万的手上记录下了其律师尼尔森的联络电话。

美联社的分析认为,肖万提出上诉的可能性非常大。其辩护律师尼尔森甚至在判决结果公布的当天便提出,审判应被视为一次无效判决。尼尔森的理由是:民众声势浩大的街头抗议、主流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以及民主党政客的公开表态,诸多特殊因素注定了肖万所获得的是一场“不公正”的判决。

4月17日,距离陪审团作出裁决前三天,82岁的加州民主党众议员玛克辛·沃尔特斯(Maxine Waters)在街头反对各地警方在陪审团“自由讨论(DELIBERATION)”期间执行的宵禁,并呼吁民众对审判施压。

在美国,政客不干预司法程序,不对尚处于庭审中的案件表达立场是常识。对于沃尔特斯的言行,《纽约邮报》不禁用封面标题发出感叹:“玛克辛这是疯了”(MAD MAXINE)。

随后,4月20日,判决结果被宣布的当天,美国总统拜登和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的言论也先后引发了争议。

近期,一项和激化的“种族矛盾”同样扯上关系的议案也引起关注。而这项议案的背后,则是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化。

4月22日,国会众议院正在针对HR51号议案展开辩论,该议案提出,应将美国首都,也就是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列为美国的第51个州。围绕建州问题的“种族垃圾场”言论,在美国国会中又引发一场激辩。

根据议案的提出者——哥伦比亚特区众议员、民主党人诺顿——的设想,白宫、国会大厦最高法院以及联邦办公楼等建筑将被划定在“联邦区”(federal  district)内,而其余地段将成为“华盛顿州,道格拉斯共同体”(the State of Washington, Douglass  Commonwealth),以纪念美国废奴运动领袖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

《华盛顿邮报》认为,特区作为长期的“深蓝之地”。若是建州成功,民主党将在参议院稳稳地增加两个席位。

华盛顿特区的总人口约72万,其中49%为非裔人口,若是建州成功,该州将成为非裔人口所占选举权重最大的州。在去年的大选中,拜登以92%的选票拿下了特区的3张选举人票。

在据路透社看来,民主党人急于建州,或许与美国统计局4月26日公布的最新人口普查报告有关。根据这份报告,纽约州、加州、得州、佛罗里达州等13个州在近十年间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人口变化,这将导致明年在重划联邦众议院选区时,各州议员的人数发生改变。

得州有可能增加2个众议员席位,而加州将在其建州170年的历史上首次失去1个众议员席位。这一变化使得共和党对在明年中期选举时从民主党手中夺回众议院的控制权抱有期待。

从族裔来看,非洲裔的选举权在多个州相对上升,白人则在相对下降;从地域看,南部和西部的人口增长速度要快于中部和东北部。最终,建州议案以216票对208票的结果在众议院获得通过,支持者全部是民主党人,反对者全部是共和党人。

《国会山报》认为,议案在接下来参议院的投票中将面临巨大阻力。这使得沸沸扬扬的弗洛伊德案的背后,又增加了两党之争的政治含义,种族问题成为精英们政治棋盘上的筹码,至于如何切实提高非洲裔群体的生活权益,反倒被边缘化了。

与建州议案的难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项长达280页的“反华议案”的通过。

4月21日,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高票通过了《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一些分析人士甚至将这份议案称之为21世纪的《排华法案》。

一首在上个世纪80年代风靡迪斯科舞厅的歌曲,讲述的是“中国玛丽”的故事,包含了对华人的偏见。歌曲的主人公“阿龙夫人”,祖籍广东中山,于1906年12月6日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墓碑镇去世。

当时作为第一代华人领袖的阿龙夫人,在以“牛仔枪战”出名的墓碑镇,经营着一家“坎坎餐厅”,通过旧金山的六大华人会馆帮助华人找工作,替华人打抱不平,得到了当地人的尊敬。当时,正是华人深受《排华法案》迫害的时期。

华工承担了“太平洋铁路”西线部分90%的建造,铁路完工后,数万名为美国做出巨大贡献的华工进入了美国西部的劳动力市场,在旧金山建造了唐人街。然而,很快引发了当地白人的不满,认为是华工抢走了他们的饭碗。

与之对照的是,当时美国的种族矛盾也在激化,共和党人主张給黑人选举权的“战后重建”运动在南方遭到挫折,南方各州相继实施了种族隔离政策。而排华却成为两党共识。

在白人的宣传中,中国人被描绘为邪恶、反基督教。在画作中,当时中国人的辫子对白人来说成为了异类的象征,而唐人街则被污蔑为藏污纳垢的窝点。

最终在1882年5月6日,时任美国总统共和党人阿瑟(Chester Alan Arthur)签署了《排华法案》,其最核心内容是禁止一切华人劳工移民来到美国。

历史学家认为,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反移民法案,其严重的后果是,《排华法案》实质上在美国合法化了歧视华人的制度和环境,致使白人对华人的歧视更为肆无忌惮。法案刻意把华人列为驱逐与歧视的目标,并且执行长达83年,这也直接导致了至今亚裔人口在美国仅有5%的人口现状。

在《排华法案》签署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这份法案的阴影仍笼罩在美国的土地之上。

2020年末,以美国的反种族主义运动为背景,来自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华裔歌手余雷蒙(Raymond Yu)创作了多首脍炙人口的说唱歌曲。他认为,亚裔只有敢于发声、敢于反抗、积极参政,才有可能改变美国社会对亚裔的故有认知。

据《纽约邮报》报道,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格林菲尔德在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表评论时说:“我亲眼目睹了奴隶制的原罪是如何将白人至上主义编入我们的建国文件和原则的。”

而在历史上,种族主义被包上华丽的外衣,成为美国对外扩张的理由。1813年的美国教科书,就宣称牺牲印第安人是为了“促进人类的增长和世界的光荣”。19世纪末,海权论的创立者马汉认为,世界其他民族处在婴儿时期,不适于自我治理。

于是,山姆大叔“教化”所谓“不如自己”的国家就显得合情合理了。

种族主义也由此成为美国延续至今的国家意识形态的一部分。在《对话》网站看来,“白人至上意识形态”是一种在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系统性和体制性的意识形态。如果你不是盎格鲁撒克逊白种人,你就不属于这里。

据《纽约时报》报道,从弗洛伊德事件发生至今,全美34个支持共和党或倾向支持共和党的州在地方层面总共通过了81项限制抗议者活动的法律,针对的对象便是“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反歧视运动的抗议者。

与反种族歧视运动相伴的,是种族矛盾激化后,白人至上主义的活跃。

4月23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宣布增加对106名国会袭击者的指控。此前,FBI已逮捕了400多名遍布全美42个州的嫌疑人。FBI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在被逮捕总共540名嫌疑人中,大多数人是新纳粹、法西斯或三K党等带有白人至上性质的极端组织成员。其中,至少六分之一的人拥有从军或从警的背景经历。

FBI表示,在国会大厦骚乱事件中,很多袭击者训练有素,显示出职业军人的行动特点。

今年2月国土安全部发布的报告称,多个白人至上组织正在招募具有从军背景的成员,这些组织通过网络吸收成员,组织间又彼此联动,并且已经在近年来呈现出军事化、专业化、独狼式作案等特点。

在国防部去年11月的一份报告中称,在过去五年中,国防部总共处理了27起涉嫌白人至上主义的相关事件,开除了18名相关人员。但这一数字在常年追踪极端组织的网络研究人员看来,还远远不够。

FBI称,在目前被逮捕的参与国会骚乱的极端分子中,白人至上主义组织“骄傲男孩”“布加卢男孩”以及“誓言守卫者”的成员数量最多。美国公共电视网(PBS)注意到,这些在特朗普政府期间声称支持执法队伍,捍卫“法律与秩序”的组织,到了拜登时期,则成为了袭击警察、对抗政府的角色。

“布加卢男孩”领导人、前美国海军论战队士兵德恩(Mike Dunn/Boogaloo leader):我们总是被践踏,今天我们不会被再被践踏。我们不是特朗普的人,我们不关心“美国再次伟大”;我们不是民主党的人,不是共和党的人,重要的只有我和我的兄弟们。我们站在这里,我们受够了,我们不会顺从,解决当前问题的唯一答案便是武装起义。

在美国种族问题专家看来,美国白人至上主义在近十年间快速发展,根本原因与美国社会中的白人群体、尤其是中下层白人强烈的危机意识密不可分。

而4月26日,美国普查局公布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1日,美国总人口比2010年增长7.4%。仅略高于大萧条时期的7.3%。

尽管如此,《纽约时报》的报道说,2007—2017年,美国郊区的拉丁裔女性生育率下降了26%,中小型和大型都市的女性生育率下降了29%~30%。

人口统计学家迈尔斯说:“美国正埋下一枚巨大的人口定时炸弹。”这不由得使人想起19世纪和20世纪,美国通过吸引大量移民来进行建设的时期。作为传统移民国家的美国,制定什么样的政策和态度,对待外来移民和少数族裔,弥合种族之间的分歧,重新获得安全感,就显得更加敏感和重要。

4月6日,是《排华法案》签署139周年的日子。即便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这份法案的阴影仍然笼罩在美国的土地之上。

美国广播公司直言,新冠疫苗为世界重启带来曙光,而“种族主义病毒”的解药却难觅。种族主义这一旧伤疤正在为美国社会制造新的危机。

在总统拜登标榜打造“多元化”美国政府的同时,如何切实保障少数族裔的权利,让少数族裔摆脱仇恨犯罪的噩梦,不再生活在种族问题的忧虑之中,的的确确值得美国的反思。

[编辑:黄春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