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舆情频道>排行榜>

2014年5月份深圳市网络舆情应对能力排行榜

2014年5月份深圳市网络舆情应对能力排行榜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深网舆情工作室在2014年5月份当中,总共关注到与深圳有关的网络舆情事件91个。现根据传播面、影响力,从中筛选出热点事件10个,通过专家点评、民意调查和市民街访等环节,形成本期的 “深圳各区、各部门网络舆情应对能力排行榜”。

 

深圳市残联下属的市残疾人劳动就业服务中心在回复记者第三个问题时称,杨鸽蔚曾代表市残联参赛并获奖,其提出的差旅费报销申请合计23378 元,但提供的票据均不是参赛期间的住宿费和交通费,而是几张深圳市的经营类发票,最终该中心支付了杨鸽蔚合理申请部分的3500元差旅费和5000 元奖励。针对第二个问题,该中心仅将一份《深圳市扶持残疾人就业办法》细则作为回应。记者看到其中第三章规定,残疾人在自主创业三年内可向户口所在地的区残疾人联合会提出一次性创业启动资金申请,残疾人自主创业超过三年的或已享受启动资金扶持的,不得申请或重复申请启动资金扶持。针对第一个问题,市残联方面表示,民爱中心经费问题比较敏感,目前尚不能给出回应。

5月13日,据《羊城晚报》报道,原本以敏感为由对民爱中心经费等问题迟迟不作回应的深圳市残联,突然改变态度,由副理事长携同下属多个处室负责人共同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称近期因市残联工作繁忙,未能及时回应本报,并非有意不作回应。

深圳市残联副理事长黄苏宁介绍,民爱中心是直接为残疾人服务的专业机构,每年为近200名智力、精神类残疾人提供职业康复服务,包括职业训练、社会适应性训练、庇护就业、辅助就业、创业孵化等;为各区700余名残疾人提供职业康复训练营轮训;为1000余名残疾人提供自制作品、产品展销平台;为各街道职康中心2000余名残疾人康复训练提供货源配送及技术支援服务等。这些经费均由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拨付,“民爱中心有着完善的财务管理制度,每年预算编制均根据服务项目确定,制定详细的项目计划书,提交上级部门审批。残联每年都会进行内部审计,2012年国家审计署对社保资金进行审计时,对民爱进行过审计;2013年,深圳市审计局对残联理事长祖玉琴同志进行任期审计和预算执行情况审计,都对民爱中心进行了审计,均未发现存在廉洁方面的问题。”

对于残友举报的民爱中心任人唯亲一事,黄苏宁回应称,民爱中心聘任制度都有严格规定,中层管理岗位的任用均通过公开透明的方式。

记者询问民爱中心一年经费多少,是否公开具体支出项目。市残联办公室负责人说,民爱中心每年经费确实在3000万元左右,但民爱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不是政府部门,不在公开经费之列。

对于深圳残友杨鸽蔚称因举报市残联遭到打击报复,市残疾人劳动就业服务中心负责人予以否认。

市残联办公室负责人强调,深圳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的征收标准为“按在岗职工人数0.5%的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不达标就征收”,低于国家1.5%的比例。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并非“三公经费”,没有法律规定此专项费用要公开,经费使用都按照《深圳市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使用管理办法》执行,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的使用均与残疾人就业有关。记者质疑,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收的是深圳各大企业的钱,也可谓“取之于民”,市民有权知道经费的数额和去向。对此市残联方面表示不太清楚,只有市财委才有相关数据。

5月14日,《半岛都市报》发表评论文章《残疾人保障金到底“保障”了谁?》,认为“残疾人保障金,顾名思义,是为保障残疾人就业和生存而设立的。作为资金管理者——深圳市残联,在管理这笔资金时,要公开透明,精打细算,将钱花在刀刃上,竭尽可能泽惠全市的残疾人。否则,便很难给被征收单位及残疾人群体一个交代。那么,深圳市民爱中心一年数千万元的经费去哪了?全深圳市一年6亿至8亿元的残疾人保障金去哪了?一切皆不能成谜。既然有人实名举报,有关部门就应该及早予以审计和清查,然后公布账目,给被征收单位一个说法 ,给公众一个知情权,给深圳市残疾人一个公道。若是有人违法挪用、滥用残疾人保障金,则必须予以整改,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各地不妨以深圳为例,举一反三,及时审计残疾人保障金,看看资金去向是否合法合规,是否‘保障’了一些健全人,避免给残疾人群体造成‘二次伤害’。”

6月3日,针对有市民对民爱残疾人服务中心经费使用情况提出的质疑,《人民日报》“热点解读”栏目以《深圳残联下属单位经费使用情况引质疑——残保金账本该不该晒?》为题关注事件原委。

6月4日,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市残联回应称,残保金用途明细目前还不在规定的主动公开信息范围内,不过深圳市正推动各种专项政府性基金的公开工作,市残联会根据统一部署,及时公开其用途明细。

6月4日,据《深圳晚报》报道,深圳市残联理事长祖玉琴介绍,深圳针对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的征收、管理和使用制定了一系列专门的政策和制度,对其用途有明确规定,主要用于残疾人就业,如:残疾人的就业服务、职业培训,对残疾人劳动就业服务机构经费开支、就业培训基地和就业示范点及就业服务设施建设经费的补助;用于残疾人康复,如:康复、残疾预防、康复救助和残疾人用品用具供应服务的补助;用于残疾人教育,如:用于残疾人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特殊教育、扶残助学工程补助;用于残疾人扶贫,如:从事个体经营和自愿组织就业的残疾人的基本养老保险补助,残疾人实用技术培训和残疾人扶贫服务机构工作的补助。

此外,市社会保险机构根据《征收实施办法》的规定,按市政府规定的比例提取的用于开展保障金征收工作的经费。社区残疾人专职委员工资及社会保险费缴纳,还可用于“经财政部门批准的、直接用于残疾人就业工作的其他开支。”

民爱中心是直接为残疾人服务的专业服务机构,每年根据所服务的残疾人的数量、类别、残疾程度等实际情况,以及康复、就业训练的需求,以项目的方式向深圳市残联提出经费预算申请。以 2014年为例,民爱中心申请的项目包括职业训练、社会适应训练、辅助就业、庇护就业、街道职康货源配送、残疾人创业扶持、中途宿舍等,共11个项目,经费2188.2万元。

祖玉琴介绍,这些项目每个都需要在调查论证的基础上,填报《残疾人就业保障金资助项目申请书》。市残联收到申请后,首先采取召开专题研究会、实地调查研究等方式,对项目进行审核、初步筛选;通过初审的项目提交理事会研究、审核;经理事会审核通过的项目,提交市财委,经过财委审核同意后,下达预算批复。

6月4日,据《深圳商报》报道,民爱中心财务接受市残联管理和监督,同时也接受市审计局的相关审计。此外,市残联每年还聘请会计师事务所等机构进行内部审计,并委托社会组织对资金、项目执行情况进行绩效评估。2012年国家审计署对社保资金进行审计时,对民爱中心进行过审计;2013 年,深圳市审计局对市残联理事长祖玉琴进行经济责任审计和预算执行情况审计,都对民爱中心进行了审计,均未发现存在廉洁问题。

6月4日,《新京报》发表评论文章《深圳残保金没理由不公开》,认为“帮助残疾人不是残联一家的事情,需要整个社会的参与。社会积极参与的前提,恰恰是建立在信息公开透明的基础之上。希望深圳乃至全国,早点将备受关注的残保金彻底公开,别让这一帮助残疾人的基金蒙上阴影。”

6月4日,《南方都市报》发表评论文章《“残保金”何以变“残疾”公共资金》认为“深圳残联之所以不公开残保金,理由之一是,残保金非‘三公’经费,没有公开的规定和要求。显然,理由很荒唐,即使法规没有明确规定残保金收支必须公开,但很显然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公开的信息。”

“在笔者看来,深圳‘残保金’变‘残疾’或许有更深的原因。其一,相关立法部门对残保金重视不够。其二,与相关部门不重视残疾人相关权益有关。有关方面不愿意公开的另一个原因是,残保金支出恐怕是糊涂账。”

有关单位:深圳市残疾人联合会

涉事机构所在地示意图

[责任编辑:黄成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