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岗法院法官倾心劝解巧破判驳困局 蹊跷“捡童案”的调解传递司法温度
2022-12-08 08:07
来源: 深圳特区报

龙岗法院法官倾心劝解巧破判驳困局 蹊跷“捡童案”的调解传递司法温度

人工智能朗读:

读特客户端·深圳新闻网2022年12月8日讯(深圳特区报记者 解树森)捡到迷路女童没报警,却将其带回江西老家,得知家属悬赏又将女童送回。2011年深圳“捡童案”受到全国媒体的关注。陈某捡童的真实意图究竟是什么?陈某究竟是见义勇为还是违法犯罪?女童父母悬赏的8万元是否应该兑现?一时间,此案引发了社会关于法律权威和道德诚信冲突的讨论热潮。

“十多年过去了,捡童案一直是我办过最揪心的案子。在那种判驳两难的纷争中,我深刻感受到了一名法官做好群众工作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此案的承办法官,龙岗区人民法院法官刘海娟对记者说。每一宗司法案件都连着民心!回首“捡童案”,面对当事人及社会公众的评价,司法审判单纯满足于法律效果是远远不够的,如何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始终为刘海娟指引着方向,最终巧破判驳两难的困局。

案情回放——捡到女童未报警看到悬赏又送回

2011年7月,陈某在小区附近看到一个5岁女童独自游荡,上前询问才知道小女孩和家人走散了。据她称,当时带着小孩四处找家人未果,就带回家中照顾。后来恰逢父亲病重,陈某就带着小孩回江西老家探亲了。事发4天后,陈某的丈夫在小区附近看到悬赏寻人启事,陈某才得知女童消息,之后主动联系女童家人。

在从江西送女童回深圳的途中,深圳警方以涉嫌拐卖儿童罪对陈某刑事拘留,经侦查后对她作出不构成犯罪、予以释放的决定。出来后的陈某越想越愤怒,她觉得这几天把小孩当亲生女儿悉心照顾,却换来不解和指责,尤其是名誉受损,还在拘留所待了几天。于是她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女童家人依照寻人启事约定支付酬金8万元,算是给自己精神赔偿。女童父母却认为他们饱受分离苦,不相信陈某无拐卖孩子的动机。

案件很快出现在了刘海娟的手中,这一年她刚刚成为妈妈,这一年也是她成为法官的第一年。“这个案子要是办不好,会让我们的法治进程倒退50年。”同事间的玩笑话让刘海娟意识到,这个案件的重要性和难度都不容小觑。“可能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那个时候满怀激情和热情,不相信有办不下来的案子,相信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刘海娟说。

判驳两难——当事人心结难解

“从法律层面来看,陈某的行为是有不当的地方,但是构不成拐卖儿童的犯罪行为,社会上对陈某的谴责也只能停留在事件表象上的推测和怀疑上,当事人的心理无法挖掘。”刘海娟介绍,“而另一方面,陈某完成了悬赏启示上的特定行为,依约主张酬金也是应当的。”

案件事实清楚,法律上的权利义务亦已厘清,然而案件应该寻求什么样的出路,社会上的目光都聚焦在如何收场。刘海娟和她身后的法院也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她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群众的信件和电话,均表示担心此案如果处理不当会引发不良的社会后果。

“不能判。”刘海娟心中的这个声音非常笃定。她十分清楚,如果判决支付悬赏酬金,势必会给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或有不良目的者以可乘之机,陡增见义勇为变成逐利恶行的风险,这也是当下社会各界所担忧的;如果驳回请求,因陈某已经完成了悬赏启示的特定行为,女童父母不履行酬金有悖法律规定,也会对社会诚信带来挑战。

记者了解到,判驳两难的困局不仅来自于案件本身,更来自事件双方的执念。陈某坚持认为,她不仅被无辜关了几天,还承担社会上的指责,没有拿到酬金就会证明自己有“问题”。女童父母则坚持认为,陈某的行为有重大过错,有控制小孩索要金钱的嫌疑。

双方的心结似乎系上了一个“死扣”。

真情感染——理顺怨气事了人和

情感,是群众工作的“润滑剂”。对于法官来说,要以理服人,也要以情动人。

刘海娟深切感受到,只有把纠纷剥离司法程序,以互爱、诚信、正义和宽容的道德感化双方,才能化解怨恨促成和解,才能挽救社会公德,重塑司法公信力。

“十几轮的调解,是一个反复焦灼的过程,坚持和双方面对面进行沟通,希望能够和他们共情、共鸣,拉近心与心的距离。”刘海娟说。根据双方的不同立场,刘海娟不断尝试寻求突破口。对于女童父母,让他们意识到小孩平安是无价的,孩子需要回归平静的生活,陈某让小孩脱离危险境地平安送还,酬金承诺是有法律效力的,应当遵守。对于陈某,刘海娟把握住陈某想要证明自己“做好事不为钱只为清白”的心理,建议把酬金捐给社会公益,给予陈某社会价值认可。

“拉锯式”的倾心劝解说服,原被告双方最终庭外和解,陈某撤回起诉,女童父母践行承诺,向深圳市福利儿童基金会捐款4万元,用于资助寻找失踪儿童的专项基金。一起法理与人性盘根错节的民事纠纷,最终回归诚信良善,回归宽容互谅。双方面带微笑握手言和的场景,成为刘海娟日后法官生涯中的回忆,时常给自己鼓劲的片段。 

[编辑: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