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2.6万人上淘宝搜索“陪诊”背后:行业亟需规范化
2022-11-21 10:08
来源: 成都商报

一年2.6万人上淘宝搜索“陪诊”背后:行业亟需规范化

人工智能朗读:

父母留在小城市子女进入大城市

分离造成两个“孤独”群体

“他们大包小包地坐着火车从三四线城市赶来,结果来了以后茫然不知所措,问了护士也搞不清楚,就呆呆地站着……”曹伦回忆道。

曹伦对记者表示,老年人确实需要一个人陪着看病,上下楼拿检测报告什么的需要来回跑,而老年人很多都走路不方便,行动特别慢。“如果有人陪的话,就不需要患者来回跑,只需要在病房躺着。遇上没人陪的,我都只好告诉护士尽量特殊照顾一下,帮忙去递单子之类的。”曹伦说。

而在成为陪诊师之后,曹伦能做的便不止是叮嘱护士“特殊照顾”一下,帮忙挂上最适宜的专家号、收递单据并整理、倒热水、在疼痛时分散注意力进行安慰……在陪诊师们描述的工作内容中,这份工作的“职业边界”尚不具体。

老年人是曹伦印象最为深刻的问诊群体。曹伦对记者表示,在医院接触患者、处理问题的时候,他发现不少老年人往往无人陪伴,而“没有子女陪,让人最心疼”。

值得注意的是,父母留在小城市居住、子女进入大城市工作的分离同时造成了两个群体的“孤独”。那些缺少陪伴的老年人的子女们(特别是独生子女)同样在大城市缺少陪伴,年轻的他们甚至是寻求陪诊服务的主要群体。曹伦表示,他收到的订单50%以上都来自年轻人。

“这50%的年轻人都害怕去医院,或者说有些社恐,怕和医生打交道。但其实主要问题就是要有一个陪伴,不想麻烦自己的朋友,对家人都是报喜不报忧,不想跟家里人说自己生病了。”曹伦说。

(图源:图虫创意)

在网上,许多年轻人把独自看病称为“深度孤独”,一张在网上流传已久的“孤独等级表”将“一个人去做手术”排在了孤独的第十级。如何规避第十级的孤独?在向亲人朋友诉说病情、寻求陪伴之外,职业陪诊师为年轻人的焦虑和无助给出了新的答案。

一位曾独自做手术的年轻打工族在北京独居,她对记者表示,如果有值得信赖的陪诊服务,她一定“多花这几百块钱”叫个陪诊师。“既能在做功课准备挂专家号的时候得到专业帮助,又能抚慰对患病的焦虑,在大几千、上万的手术费用前,陪诊的几百块太值了。”

什么是专业的“陪诊”?

怎么合理治疗,怎样不花冤枉钱

“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在陪诊师新职业的讨论中,人们常常这样说。陪诊师要用自己的“专业”帮忙解决患者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完成其不能完成的任务,这种专业表现在哪些地方呢?

在曹伦看来,陪诊师帮助解决医患沟通不畅的问题便是一重显著的专业壁垒。“面对一个穿白大褂的人,有些患者害怕、语无伦次,被医生一问脑子里一片空白,无法全面表述自己的问题。而医生也比较忙,就几分钟时间,提出程序化的问题和专业的术语,很多患者是听不懂的。”曹伦说。

而陪诊师小余讲述的“专业”则更为具体。小余专做齿科陪诊,与医生出身的曹伦不同,她称呼寻求陪诊服务的病患为“客人”。北京牙小白健康咨询有限公司的小余会根据患者需求匹配适合的口腔医院及对口的专业医生,帮她的客人们在北大口腔、北京口腔(天坛医院)、华西口腔等全国顶尖口腔科室挂号。

在小余看来,陪诊师是一个具有专业门槛的职业,需要具备行业知识、服务意识,同时,陪诊师和患者之间有明显的信息差。

小余介绍,她的陪诊服务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就诊前根据患者需求匹配适合的口腔医院及专业的医生;陪诊中进行挂号登记、检查、拍片、出方案,跟医生就患者本身诉求协助沟通,把控治疗项目价格明细及最终方案的参考;最后,治疗进程跟进,直至整个治疗结束。

小余告诉记者,一般口腔医院收费项目多达几千项,有公立医院口腔科都有11个科室,其中定价也有差异。“怎么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合理治疗,怎么解决好问题不走弯路不花冤枉钱”都不容易。

[编辑:葛雯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