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惠及全民的文化消费,深圳如何破题?
2022-09-17 19:42
来源: 南方+

打造惠及全民的文化消费,深圳如何破题?

人工智能朗读:

每逢节假日,深圳甘坑古镇某汉服专卖店就会迎来不少客流,店主告诉记者,近年来“国潮”风行,汉服、唐装及印有深圳醒狮形象的服饰销量走高。年轻人的文化消费越来越具场景化趋势,茂盛世居的文创产品、南头古城的文艺聚落、华侨城创意园的T街集市……而深圳也不断通过“民俗+节庆”唤醒市民文旅消费热情。

文化消费是文明城市创建的重要指标之一,更侧面体现了城市的居民幸福感。近年来,深圳通过从消费端发放文惠卡,从供给端打造“十分钟文化圈”,激活文化产业主体等方式,促进居民文化消费。但当前,深圳的文化消费仍存在阶层分化差距较大、区域发展不平衡等问题。

当前,深圳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典范城市,其中精神文明是体现城市文明发展程度的重要板块,文化消费是精神文明的衡量指标。因此也可以说,文化消费是衡量城市文明发展程度的重要指标。

不同于其他消费,文化消费门槛较高,除了金钱支出外,也需要时间投入,由此,“缺钱少闲”或成为制约文化消费的关键因素。

针对深圳人文化消费时长较短的现状,胡鹏林认为主要原因是深圳人口平均年龄低、工作人口比例高、工作时长位居全国前列等。但是,他认为,深圳是新型文化服务方式、文化消费模式、文化企业和品牌的创新高地,且深圳年轻人对全国文化消费的时尚引领作用非常大。

例如,深圳创立了“胡桃里”音乐餐厅、大疆无人机拍摄、影石360摄像、华强方特熊出没动漫、华侨城欢乐谷主题公园,这些新鲜时尚的文化品牌来源于深圳年轻人新潮的文化消费需求。

深圳人口基数庞大,年轻人口占比高,收入水平相对较高,文化消费需求旺盛市场广阔。胡鹏林相信,深圳文化需求强烈且具有潜力:“深圳市民物质消费达到一定层级之后,自然而然地外溢到文化消费领域。”

在此现状下,如何进一步激活深圳文化消费潜力?任珺认为,应发挥公共文化供给侧改革的作用,建立公共政策与市场机制的正向联动,两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市民可以通过自由选择的消费行为传达其意愿与偏好,文化产品和服务的生产机构按需生产,这就促进了市场资源配置机制的形成。这里的文化消费不单指选择购买行为,实际上也包括文化参与行为。”

文化消费增长也可以发挥文化市场的经济推动作用,吸引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到城市文化治理之中。其中,培养市民文化鉴赏能力,引导文化机构生产更贴近市民需求的产品,尤其成为促进文化消费的关键一招。

任珺解释说:“政府在艺术教育及文化艺术普及方面的财政投入,是从长远的角度来提升消费者的艺术品位和积极消费意愿。通过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从而培养市民对于文化艺术的欣赏、需求和消费,并且需要引导文化机构注重贴近市民的需求。”

另一种政策工具,是采用将一部分财政补贴的对象从生产者转向消费者,即采用文化消费券或文化惠民卡的模式进行干预。这种方式也运用于提振因新冠疫情陷入低迷的线下文化消费。

比如,近期深圳市政府面向市民推出2022年深圳文惠卡活动,运用“预付卡+消费红包”方式,向市民发放数字人民币补助,总额达5000万元,定向用于文艺演出、电影、图书三大文化场景消费。

在国内,“云看展”“线上演唱会”等成为现下时兴的文化消费新模式。刘德华、周华健等歌星相继开启线上演唱会,吸引上亿乐迷“云”上欢歌。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在线文娱市场规模达到1480.4亿元,较2019年一季度增长92%,线上文化消费市场初具规模。

在“科技之都”深圳,不少企业通过文化+数字赋能,利用线上新零售,打通新的消费端。例如在黄金珠宝行业,金雅福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2020年开始研发线上黄金定制平台,内嵌上万款产品,消费者在手机上就能DIY自己想要的珠宝样式;同时链接文化IP,和非遗传承人共同对传统文化进行挖掘,通过人文和美学加持,打造出很多让年轻人都喜欢的爆款。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刺激了新的消费需求。”

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讲席教授,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创院院长李凤亮在《新发展格局中的文化消费走向》一文中指出,应注意线上消费并非简单地将传统的线下消费进行转移,而是对传统消费生态的重新建构,从内容、形式、渠道到载体的全面革新。

科技创新赋能文化消费新生态,创造了全新的供给内容,比如以虚拟偶像和虚拟主播等构成的虚拟文娱就是得益于新技术的应用所创造出的全新供给。升级新消费供应,应加速新型技术的应用拓展,从满足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发挥AIGC(人工智能技术自动生产内容模式)、PGC(专业生产内容模式)和UGC(用户生产内容模式)在文化内容生产方面的重要作用,为用户打造更加多元丰富的消费内容。

“目前因为技术和内容的双重原因,云消费吸引力还有待增强,偶尔的文化云消费爆款并不能改变整个行业格局。而且作为云消费的供给方来说,如何创造一种新型云消费的产业模式,通过云文化服务获得行业可持续发展的稳定经营收入,是目前面临的首要问题。”胡鹏林指出发展数字文化消费的一些制约因素和解决思路。

同时他强调政府需要发挥作用:“目前的云文化服务平台主要是文化企业来提供,造成了高昂的经济成本、垄断的市场环境等问题,政府可以把政务云服务平台来拓展到云文化服务领域,降低全行业成本,打破垄断,由政府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云平台,体现公益性和普惠性,可能是未来的一种可能性。”

(原标题《打造惠及全民的文化消费,深圳如何破题?》)

[编辑:郑晓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