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之失层出不穷 国际形象大打折扣“美式民主”快速跌下神坛(热点对话)
2021-11-25 14:13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人工智能朗读:

治理之失层出不穷 国际形象大打折扣“美式民主”快速跌下神坛(热点对话)

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数均高居全球第一,上万名示威者公然暴力冲击国会大厦,两党斗争不断升级加剧政治极化,种族歧视、贫富差距、暴力枪击等社会问题愈演愈烈……一段时间以来,美国社会治理失序之状令世人目不暇接,种种乱象反映出“美式民主”的一系列结构性问题。

“美式民主”的病症、病根何在?美国致力于向全球推广“美式民主”,为何遭遇失败?本报记者对话三位国际问题专家进行解读。

“美式民主”有哪些病症?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21日,美国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累计死亡病例为771108例,今年死亡病例已超过2020年全年。美国《国会山》刊文指出,美国现行体制“没有提供稳定的解决办法,也没有意见共识”,美国人正在丧失对西方民主制度的信仰。

韦宗友:当前,“美式民主”正遭遇巨大危机。从国内层面看,其一,美国作为世界上经济最发达、医疗水平最高的国家,却成为全球抗疫最失败的国家;其二,种族问题作为美国社会的一大痼疾,长期无解,在疫情发生后有愈演愈烈之势;其三,党争激烈,政治极化加剧,民主、共和两党出于一己之私相互扯皮、相互指责,把抗疫、经济发展及社会民生问题政治化;其四,选举公正受到质疑,今年1月大批示威者冲击国会山事件严重损害了美国民主的声誉。

从国际层面来看,美国自我标榜为“民主灯塔”,近年来的所作所为却反其道而行之,日益体现出浓厚的单边主义和霸权政治色彩。美国将本国利益置于他国利益之上,使“美式民主”的虚伪性暴露无遗。

贾晋京:对内,“美式民主”正日益背离民主的本质,“少数决定多数”“少数绑架多数”的情况多次上演,金钱政治堵塞了广大民众的政治参与之路。对外,“美式民主”是美国在全球大搞霸权主义的工具之一。美国极力向外推销“民主”,干涉别国内政,破坏国际体系和国际规则,使“美式民主”成为一句空话和笑话。

赵海:民主社会需要凝聚社会共识,使国家政策保持稳定性,并具有一定代表性。当代“美式民主”面临的核心问题之一是社会共识的削弱。两个突出现象是:其一,由于美国实行选举人团制度,当选总统的候选人未必获得多数选民支持。本世纪以来,已经有两届美国总统是由获得普选票较少的获选人当选。其二,由于政治极化严重,两党斗争激烈,国会中堆积大量难以通过的议案。共识缺乏带来的后果是:美国的政治体制缺乏改革目标,也缺乏应对危机的能力。美国的抗疫失败、种族主义、贫富分化、枪支泛滥等问题,都是该问题的现实反映。

在对外关系中,美国极力向全世界推广“美式民主”和价值观,其追求的霸权体系体现出明显的等级制特点。美国热衷于拉拢所谓“民主国家同盟”,以冷战思维进行意识形态划线,甚至同盟内部也划分亲疏。面对国内治理失效、自身实力衰落等问题,美国极力寻找他国作为“替罪羊”,还不断“退群”毁约,放弃承担国际责任,破坏全球治理体系,给世界的和平发展带来诸多负面影响。

“美式民主”失效失灵病根何在?

据美媒报道,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总统和国会选举总支出高达140亿美元,是2016年大选总支出的2倍多。今年初,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外交》杂志网站以《腐朽透顶》为题撰文指出:“美国政府仍然被势力强大的精英集团所把持,这些集团按照自身的利益扭曲政策,败坏了整个政权的合法性。”

赵海:“美式民主”的本质不是民主政治,而是“金主政治”,其病根是资本主义。美国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金融资本高度渗透于美国的民主体制之中,造成了权力分配的不均衡。近年来,美国出现了越来越多所谓“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可以不受限制地进行“政治献金”,“权钱交易”被披上合法外衣。当民主被资本控制,美国民众的无力感进一步增强,政治诉求得不到满足,政治极化现象进一步加剧。用身份标签划分利益集团,彼此之间互不妥协,形成了美国所谓的“身份政治”,其后果就是治理的低效化。为了保住手中权力,政客只能依附于资本而背离人民,进一步加剧了政府治理能力的衰退。

从具体制度安排上来看,美国的两党政治、“赢者通吃”、党派领导选区划分等,压制了其他政治声音,培养了一种长期的、定式化的两党政治文化,使民众很难真正获得民主权利。

韦宗友: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斗争日趋激化,是美国民主频频陷入僵局、失效失灵的重要因素。政客把越来越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各种繁杂的选举中,而选举背后又是金钱左右政治走向,政客逐渐沦为大公司或富豪的“传声筒”。美国结构性种族主义根深蒂固,与政党斗争交织叠加,进一步加剧了美国种族对立和社会撕裂,使民主治理效能大打折扣。

贾晋京:“美式民主”高喊“民治、民有、民享”的口号,却不是“人民的民主”,也不是“多数人的民主”;“美式民主”尽管在某些方面采取了投票程序,但它遵循的是金钱逻辑而非民主逻辑;在一些美国政客眼中,民主就是一种按照“选票规则”捞取政治利益的机制,而非对选民负责的机制。“美式民主”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空有民主的外壳、却无民主的内核,很难在实践中发挥治理效能。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群体可能还会利用“美式民主”的漏洞满足私利。例如,美国毒品严重泛滥带来巨大危害,但在利益集团的游说下,美国毒品合法化步伐却有加快之势。

推广“美式民主”为何遭遇失败?

据外媒报道,皮尤研究中心最新调查显示,海外民众对美国政治制度持正面看法的程度有所下降。海外学者认为,在一些所谓的“民主国家”,实际的权力运行方式充斥着虚伪性,“民主”“人权”等概念流于表面。每个国家都必须找到一种适合自身的模式,不能盲目照搬外来模式。

韦宗友:从国内影响看,美国政府治理失效,一方面对美国经济发展和民生福祉改善造成负面影响,尤其是应对疫情不力,直接威胁普通民众的生命健康安全;另一方面,政客为金钱代言成为常态,经济鸿沟日益拉大,作为世界上最富裕国家的美国仍存在触目惊心的贫困问题,甚至是绝对贫困问题。从国际影响看,美国奉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加剧了国际紧张局势,成为导致部分地区出现动荡和冲突的主要根源。

当“美式民主”失能失灵,美国自身底气不足,国际社会对其信任瓦解,美国向全球推广美国民主制度和价值观的行径面临着巨大困境。

赵海:美国长期以来存在“美国例外论”的想法,自视为全世界的“民主样板”。从“美式民主”的历史和现实来看,人们发现它存在诸多先天和后天缺陷,本身并不完善。对美国自身发展来说,“美式民主”亟待改革,若再盲目将这一制度嫁接到别国,不符合他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现实政治经济状况。事实一再证明,美国极力向世界推广“美式民主”已经遭遇失败。应该认识到,民主不是一种定制的产品,一个国家的制度,要由这个国家的人民自己来决定、评判。民主也不应该是挂在嘴边的口号,而应该是实实在在的行动,真正反映人民声音并通过良好的治理保障人民利益。

贾晋京:美国政客热衷于对外输出民主,带给世界的是动乱和灾难。民主是各国人民的权利,而不是少数国家的专利。各国的民主道路、民主模式应当符合本国国情和发展实际,应当由本国人民自己去探索和发展。用一套民主标准、一个民主模式去衡量所有国家是不是民主,这本身就违背民主理念。依靠武力、胁迫、施压等手段强行对外推销自身的民主模式,更是彻底走向民主的反面,是披着民主外衣的霸权主义,只会加剧分裂和对抗,引发冲突和混乱。这些伪民主、假民主行径,必将受到国际社会的抵制和反对。(记者李嘉宝)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1年11月25日第06版)

[编辑:柳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