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山川 极命生灵——云南保护珍稀濒危极小种群物种的生动实践
2021-10-13 16:57
来源: 光明日报
人工智能朗读:

原本山川 极命生灵——云南保护珍稀濒危极小种群物种的生动实践

今年最受世界关注的明星动物,莫过于从云南西双版纳向北迁移旅行的15头亚洲象。

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领导人峰会上的主旨讲话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云南大象的北上及返回之旅,让我们看到了中国保护野生动物的成果。”

彩云之南,云岭高原,仅占全国4.1%的国土面积,各大类群生物物种数接近或超过全国同类物种数的一半。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期间,作为“植物王国”“动物王国”“世界花园”的云南,魅力尽情绽放。

多年来,在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之下,云南的生态系统质量稳中向好,一大批珍稀、濒危、极小种群物种得到保护和恢复。从抢救古生物化石到拯救濒临灭绝的动植物,云南90%的典型生态系统和85%的重要物种得到有效保护。

穿越亿年,追寻古生物的足迹

今年国庆假期,在云南省禄丰市川街乡恐龙谷附近的荒山上,一群恐龙研究专家小心翼翼地刨去发掘点位上面的红色泥土后,一条长长的恐龙脊椎骨化石逐渐显露出来。“今年5月,我们在这一带新发现了两具恐龙化石,二号发掘点这具恐龙大约长7米,距今1.8亿年。”禄丰市恐龙化石保护研究中心主任王涛一边清理化石上的土壤,一边介绍。

禄丰市川街乡拥有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中侏罗纪晚期“恐龙坟场”。在禄丰世界恐龙谷遗址馆内,一片巨大的1.6亿年前的中侏罗纪晚期地质剖面被完整地保留下来——宽40米,长达100米,裸露着约20具恐龙个体骨骼化石和蛇颈龟化石,未挖掘的坡面下还掩埋着上百具恐龙和其他伴生物化石,场面壮观而神秘。

“禄丰是研究恐龙的圣地。地球上的生物多样性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漫长的历史逐步形成的。我们研究恐龙,就是研究远古时期的生物多样性及其演化史。”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尤海鲁说。

近80年来,在著名古生物学家杨钟健、董枝明、尤海鲁等三代专家的努力下,禄丰出土了上百具完整和零散的恐龙骨骼化石,其中已经研究命名的恐龙有14个属18个种,涵盖侏罗纪早、中、晚三个时期,禄丰也因此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在同一地区发现如此多恐龙种类的地方。

讲述生物多样性演化历史故事的,不仅有禄丰恐龙化石,还有云南澄江生物群化石。

1984年7月1日,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古生物学家侯先光在云南玉溪抚仙湖畔的澄江帽天山发现了纳罗虫化石,自此,记录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奥秘的澄江生物群化石得以重见天日。2012年,中国澄江化石地成为中国首个、亚洲唯一的古生物化石主题世界自然遗产。2020年8月,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建成开馆,馆藏标本6万余件,其中澄江生物化石5万件,全景式地展示了地球生命的演化过程。“这里发现的20个门类、281个物种,可以认为是地球生物多样性的源头。”澄江化石地世界自然遗产管委会常务副主任陈泰敏说。

极命草木,呵护每一株植物的生长

国庆节前夕,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科考队员到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市周边天坑进行野外调查,采集极危物种的种子。几个月前,队员们在天坑意外发现两种消失了上百年的极危物种——大花石蝴蝶和竹生羊奶子。

近30年来,云南省境内累计发现新物种2519种,是全国发现新物种最多的省份,全国超过1/3的新物种发现于云南。近10年更是云南新物种发现的高峰期。

走进位于云南昆明北郊的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扶荔宫”,便置身于神奇的植物世界,穿越在热带雨林、沙漠植物、深谷幽兰之间。这里有“见血封喉”的毒木之王,有触目惊心的绞杀树,还有能吞噬老鼠的猪笼草……令人称奇不已。如今,“扶荔宫”更成为COP15的室外主题展区,包含主体温室、兰花馆、食虫植物馆等温室群,保存特色植物2500余种,展示了云南这个“植物王国”丰富的物种多样性和别具特色的生态景观。据悉,“扶荔宫”是世界上最早有文字记载的温室,中国古代汉武帝时期曾用于栽种南方佳果和奇花异木。后来,著名植物学家吴征镒院士借用该典故命名这一温室群。

在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昆明植物园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专类园,一个个鲜红色的标志牌让记者深感震撼,土沉香、普陀鹅耳枥等濒临灭绝的物种在这里得以生存,40多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在这里繁衍。据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所长孙航介绍,该所在全国率先开展了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体系研究,对61个物种实现迁地保护,9个物种近地保护示范,20个物种回归试验示范,构建了44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的迁地保护种群,创新了珍稀濒危植物的保护利用模式。

在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勐仑镇,有一个三面临水的葫芦岛,岛上是珍稀植物世界,有可以坐人的水上王莲,有会飞的种子,还有导弹般挺拔修长的棕榈树……这里就是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以下简称“版纳植物园”),生长着13000多种植物,有38个植物专类区,约250公顷的原始热带雨林,是我国收集物种最丰富、植物专类园区最多的植物园之一,也是世界上户外保存植物种数和向公众展示的植物类群数最多的植物园。

“作为中国植物园联盟的牵头单位,版纳植物园推进的本土植物全覆盖保护计划在全国范围实施,完成了我国近2/3本土植物的评估与野外考察,对2620种受威胁植物采取了保护措施,有效降低了它们的灭绝风险。”版纳植物园主任杨永平说。

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王卫斌表示,“十三五”以来,云南建立了30个保护小区(点)、13个近地和迁地基地(园)、5个物种回归实验基地,在人工繁育基础上对61个植物物种开展了迁地保护,对16种累计3万余株极小种群植物进行回归种植。目前,云南20余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脱离了灭绝威胁。

共享家园,尊重每一个自然的生命

2021年9月10日,14头北移亚洲象安全顺利通过把边江大桥,从云南普洱市墨江县进入宁洱县磨黑镇,回归亚洲象活动分布区,因河流阻隔可能导致的种群隔离风险终于消除。

20世纪80年代,云南亚洲象种群数量降至150头左右,一度濒临灭绝。为了拯救保护亚洲象,云南省努力改善亚洲象生存环境,基本杜绝了盗猎的情况;在亚洲象主要分布区建立11个自然保护区,加强栖息地保护与修复;西双版纳亚洲象繁育与救护中心先后参与18次野生亚洲象野外营救,成功救助13头野生亚洲象;推动中国、老挝跨境联合保护,保障跨境象群的栖息安全……近30年间,随着保护力度加大,云南野生亚洲象种群数量增长至300头左右,长期活动范围从3个县区扩大到12个县市区。

除了憨态可掬的亚洲象,“雪山精灵”滇金丝猴也在云南得到了有效的保护。

位于滇西北的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以滇金丝猴及其栖息地高山针叶林为主要保护对象的自然保护区。据白马雪山保护区管护局工程师钟泰介绍,保护区建设之初,滇金丝猴的数量估计不足500只,目前,全国滇金丝猴的种群数量为3400余只,白马雪山片区的滇金丝猴数量就占了70%,达到2300余只。

为迎接COP15召开,2021年10月9日,西双版纳州在景洪市勐罕镇举行了澜沧江珍稀鱼类资源增殖放流活动,共向澜沧江投放珍稀鱼类高体四须鲃和丝尾鳠3.5万尾,以实际行动向COP15送上全州人民的祝福。

据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副所长毛炳宇介绍,该所多年来加强珍稀濒危物种研究保护取得重要成果,已成功繁殖滇金丝猴出子三代,保有目前最大的滇金丝猴人工繁育种群;发现并命名新种长臂猿——高黎贡白眉长臂猿,这也是中国科学家命名的唯一一种类人猿;推进绿孔雀保种增量和社区共建科学管护,目前绿孔雀野生种群约555~600只,数量稳中有升,并成功繁育孵化出子一代。

王卫斌表示,为保护极小种群野生动植物,云南率先制定《云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条例》,率先试点建设国家公园;共划建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自然保护区等11类、362处自然保护地;建立了亚洲象、滇金丝猴、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绿孔雀等极小种群野生动物种群及其栖息地全面巡护监测体系,确保其野外种群安全。

原本山川,极命生灵——这是云南保护和恢复珍稀、濒危、极小种群物种的生动阐释。

(本报记者 张勇 徐谭)

[编辑:马静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