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娟的诗:洞庭湖的种子开出了深圳湾的辽阔

晏娟的诗:洞庭湖的种子开出了深圳湾的辽阔

分享

品晏娟的诗,想象仿佛被牵引,灵感如同长出了羽翼在诗海翱翔。且来细品她的《深圳湾奏鸣曲》,就像如诗似歌的快板。

洞庭湖里/阳光纺织金色波涛/微风拍着野鸭的羽翅……“八百里洞庭孕育情怀”,也许是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晏娟诗歌的缘分。读晏娟的诗,朴素自然,简洁直抵本质,就像诗歌与音乐的对话,就像小桥流水般清新怡人,又像一阵春风吹进心灵。她的诗歌语言凝练形象性强,具有节奏韵律,富有音乐美感,诗歌的“三美”:绘画美、音乐美和建筑美,在她的诗歌中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品晏娟的诗,想象仿佛被牵引,灵感如同长出了羽翼在诗海翱翔。且来细品她的《深圳湾奏鸣曲》,就像如诗似歌的快板。这首诗风格恬淡,逻辑严密,结构浑然一体,意象、诗境清新,有如山间泉流潺潺,有如碧空舒卷白云,给人极其和谐的美感,就像轮廓鲜明、色调和谐的深圳湾落日风景画。闭眼聆听,宛如耳畔响起一支婉转悦耳的大自然奏鸣曲,让人感受到无限的音乐之美。深圳湾万鸟齐飞构成了一个极具象征意味的流动画面和灵动旋律,把诗人对深圳的热爱和思考蕴藏其中,意韵深远,耐人咀嚼……

天渐暗

黑脸琵鹭的叫声微白

一声一声划破深圳湾镜面

深圳湾是鸟的天堂

万鸟齐飞夕波鸣唱

似繁花展翅

我灵感的音符似鸟 

长出翅膀

在波光粼粼上浮游

深圳湾笑成一个个

扩大了美的半径的小酒窝

不小心惊扰了沉睡的落日

落日轻吻深圳湾

深圳湾披上金色外衣

金色的风儿飞倦了 

扑通一声跌进深圳湾

荡漾出悠悠的奏鸣曲

就像海滩的微笑

和着金色的光芒

深圳湾奏鸣曲飘漾

万鸟是跃动的韵脚

我静静躲在深圳湾的歌声里

藏回到自己内心静寂的诗行

像一个沉默的休止符 

任身上沾满潺潺的旋律……

首先,从意象构建上来讲,这首诗的意象繁而不乱、浓而不结,可谓环环相扣、丝丝在理。这首诗给我们描绘了一幅非常优美的深圳湾奏鸣曲的画面:万鸟齐飞/夕波鸣唱/似繁花展翅/我灵感的音符似鸟/长出翅膀……

诗歌每一节渲染了不同景色“沉睡的落日”“海滩的微笑”……,细腻出彩地描写,自然真切地抒发了感情。同时,每一节都营造了明亮纯粹的诗歌意境。诗中的每一丝律动无不在抒情:深圳湾的酒窝、金色的风、深圳湾的歌声、跃动的韵脚……有着童话般的奇妙和瑰丽,让你流连忘返,勾起心中对深圳湾无穷的想象和无限的眷恋。诗人力图通过这些意象达到一种图画美,巧妙融入了中国古典的诗情画意,给读者一种视觉美的享受。万鸟齐飞与落日交相辉映,加上那灵动的韵律,是一种多么撼人心弦的落日景色,撩动着人们心中情感的涟漪。

其次,从诗歌语言上来看,这首诗用词精巧,极为讲究,特别注重细节上的形象生动,建筑美展露无遗。金色的风儿飞倦了/扑通一声跌进深圳湾……把风拟人化,铺染了诗歌情感的底色。听觉与视觉相互交织,荡漾出悠悠的深圳湾奏鸣曲。同时,这首诗用词讲究和谐与轻盈,“叫声微白”与“天渐暗”,“沉默的休止符”与“潺潺的旋律”,一白一暗、一静一动形成鲜明对比,无形中碰撞出心灵的诗花,让你沉醉其中。

像一个沉默的休止符/任身上沾满潺潺的旋律……尾节与前面2节形成呼应,节奏流畅,取得了平缓和谐的抒情效果,不仅把音符拟人化,同时一个“沾”字又把音符具象化,和“叫声微白”一样,采用通感手法,内涵深邃,境界悠远,升华了深圳湾奏鸣曲的主题,给人丰富的联想,极好地延宕了诗歌的蕴味,给人留下一种思邈无垠的韵味。

再次,从诗歌艺术上来说,这首诗采用重重叠叠的铺陈、拟人、比喻、顶针等手法,将形象可感的抒情和理性深刻的思维巧妙结合起来,同时,诗行的排列错落有致,节奏悠扬顿挫,有着强烈的音节波动和韵律感,具有丰富的表现力和强烈的感染力,读来让人产生深深的情感共鸣。深圳湾的律动和万鸟齐飞的灵动、灵感音符和诗人静寂的诗行,一动一静,强烈对比,更是烘托出诗人内心如深圳湾镜面似的平静,意境绵长,耐人寻味……

这首诗无论是在意境的营造上,还是在抒情方式的表现技巧上,都一定程度反映了晏娟诗歌语言的唯美特点及独特魅力。在诗中,晏娟把自己对深圳的热爱、对生活的热情,都交织在她透明如水晶的诗行,使诗意呈现为极富个人情调的艺术意象,使她的诗像风景画一般优美,又似乐曲一样流畅,让你的心灵随着她的诗歌在深圳湾奏鸣曲的律动中畅快漫游……

晏娟的诗歌非常注重诗情画意的纯美事物的塑造,读她的诗,至纯至美。晏娟的诗或启迪心灵,或饱含哲理,或感悟人生,或咏叹爱情,或讴歌友情,或赞美大自然……其中,她的《夜凤凰》这首诗。诗虽短小,但语义简隽,意象优美,意境深远:

月光温柔的银手指

淡描着凤凰古城夜色的睫毛

月亮养在沱江里

今晚 

月也依依   

人也依依

可是 

星星跑哪去了  

星星都下凡了

沱江如幻的光影

全是似醉的星辉……

这首诗构思精巧,韵味醇厚,值得品味。诗一开始,就让月亮的“银手指”紧紧抓住了你的内心。这是非常客观的人格化陈述,这种触景生情的根源来自于对事物存在的洞察力,让这种“月色宁静”的状态潜移默化,让诗在事物存在的本身上升到一定艺术层面,直抵心灵深处的力度和温度。

《夜凤凰》寥寥几十个字胜过千言万语,刻画出和谐绝美的意境。夜的睫毛、星星下凡、如幻的光影、似醉的星辉……诗人虽未直白凤凰古城夜色的美,但将它的美展现得淋漓尽致。种种意象叠加,既有对凤凰夜色的大致勾勒,又有对月亮和星星动作与形象的描写,更有对诗人想象与思索的表现,几种内容相互叠加交织,具有很强的发散性和跳跃性。

“月亮养在沱江里”,多美的诗歌语言,多美的画面。一个“养”字就把月亮写活了,让诗有了张力。水中闪烁的月亮让你立即浮想联翩。李白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画面浮现眼前。这个点睛之笔让诗的内涵和意义得到升华。“沱江如幻的光影/全是似醉的星辉……”诗人把自己的体验放在一个时空的高度,让这种唯美意境产生深刻内涵,让迷幻的星辉把夜打开。

正如里尔克所说:“诗不是情感,而是经验……”也许,本来诗就是晏娟自己心灵之声、情感之音的诗意呈露,她不断追求对“美”的自我体会和感悟,不断追寻梦的脚步,晏娟就是一个追梦的女孩。从小学就开始了做诗人的梦。9岁就开始写诗,在全国报刊杂志《中国校园文学》《年轻人》等发表诗,一直笔耕不辍,曾经是红极一时的校园诗人。

2006年,晏娟的诗歌作品荣获中国文学少年“诺贝尔文学奖”——第七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该大赛由贾平凹、毕淑敏等任评委,培养出了同样获过该大赛一等奖的蒋方舟、颜歌等作家。2005年~2006年,知名诗人龚鹏飞、作家李真微等分别以《芙蓉千朵诗很简单——读晏娟的诗》《学子诗篇青青草》为题为晏娟的诗集《收集春天》写诗评,分别发表在国家期刊《年轻人》及《岳阳晚报》。

诗人晏娟出生于江南洞庭湖之滨的岳阳,依长江、纳三湘四水,江湖交汇,八百里洞庭水天一色,湖面飘来点点白帆,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来来往往成就了岁月的沧桑,也成就了她扬帆诗歌的梦想。晏娟从校园诗人到岳阳市的《洞庭之声》,到世界综合排名第三的《知音》的编辑记者,再从深圳报业集团的《深圳都市报》到《蛇口消息报》的头版编辑……她一路走来,一步一个脚印,始终努力追寻自己内心的诗与远方,就像一只洞庭湖的麻雀,见过风浪……

她是洞庭湖的儿女。她对水的无法释怀是诗人对故乡的思念,那淡淡的忧伤,就像静静流淌的湘江,那后继博发的诗意就像洞庭湖拍岸的潮,又像她小时候依偎流连于湘江岸边……历史上,湘江曾是我国南北交通线上的重要动脉。李白、杜甫就在离晏娟家乡不远的湘江河畔写下了不朽诗章。比如《宿青草湖》:/洞庭犹在目,青草续为名。/宿桨依农事,邮签报水程……

和李白、杜甫一样,晏娟同样也对湘江、洞庭湖有着特别的依恋,对水也有着特别的情怀。她把自己的忧伤、喜乐、灵魂都融合到河水湘泊的唯美中。面对洞庭湖,诗人的少女之心被激活了。你看她写的《洞庭湖》:

洞庭湖里

阳光纺织金色波涛

微风拍着野鸭的羽翅

江豚追逐湖面时隐时现

芦苇在洲头奔跑

它是跑出我体内的一声呐喊

浪花和白帆一同起伏

你,不停拍打着岸

落下来的声音,覆盖

八百里洞庭

避开水芦花扬起的姿势很美

那是一种释放

你曾经捧起水亲近嘴唇

湖心忽然荡漾了一下

好看的嘴唇

再次出现在我梦里

那么完美

原谅我是掠过的湖雀

只留下小小的吻痕

这首诗采用移情的手法,通过“我”和“洞庭湖的麻雀”这一主体和客体两种形象之间的相互映照来表达诗人的情感。诗歌没有具体描写麻雀的形象,而是采用创造性想象,将麻雀拟人化,使得“我”和“洞庭湖的麻雀”之间进行了一场梦幻的对话,把自己的少女之心和意识参与进去,从而揭示出诗人情感的美妙。

诗在诗人心中就像江豚一样珍贵。“江豚追逐湖面时隐时现”……她不知道江豚追逐湖面,还是湖面追逐江豚,这是一种诗人故意打破文字的惯性使用,用一种模糊来透视现场的特有场景。江豚是洞庭湖特有的特级保护动物,是长江洞庭湖独有的水精灵,把它放到诗现场,充分体现了诗人的捕获能力和运用水平。

诗歌中所涉及的现场,是语言能抵达的空间,有精神的,有地理的,有幻觉,有感知。

要把这些全部融合到诗歌中,就需从状态开始:

芦苇在洲头奔跑/它是跑出我体内的一声呐喊……多么形象的描写,被风吹拂的芦苇很像人奔跑的神态。让芦苇在洲头奔跑,只有想象力丰富的诗人才能写出来。要拆解状态,就要把精神参与进去,“它是跑出我体内的一声呐喊”,而这是精神层面的。

驾驭文字的能力是抵达诗性最捷径的途径。“浪花和白帆一同起伏”,这是一句神来之笔,她让现场环境直接参与了诗歌意境。打破语言秩序,把那些具备可能性的存在运用到诗中延展,或移情、或象征、或暗示、或隐喻,麻雀轻吻洞庭湖,湖心荡漾,这种感觉,就像两个相爱的恋人拥抱在一起,心胸泛起阵阵涟漪,一如“浪花和白帆一同起伏”。

晏娟在她心灵感知的触摸下,获得了独特的诗性感知力,内化的情绪在情感本身找到了突破口。遵守心灵,虔诚于事物形成的内部,忽略眼睛看到的事实,从多种角度去参与事物存在的现象本身与世界之间的关系,让心灵与现实之间的某些对抗性达到某种和解,让一切美好更为宽泛。

这也是她的诗歌具有的独特魅力,她摈弃了浪漫主义的滥情,在以事物的可感性和具体性来塑造心灵,让诗颜色更具宽泛的解读范畴。诗语言是诗人的颜料,如同画家的调色,其肌理互相渗透,形成复合效应。诗歌是美化生活,感悟生活的美学。正如米沃什所言:“给人生经验一种肯定的评价,展示出一个能使其生活变得更热情的空间”。

晏娟的诗就是这样,读起来如小令,简约,而又不失美感。她能够很巧妙地将不相干的词语组合在一起,让一种发现、一种感受,具有强大的情感张力和艺术感染力。她突破了女性的界限、视野,她在保持着女性诗人敏感、细腻的同时,把内心感应和跳跃性思维结合得几近完美,让意象守住了古典诗学功底,幽微随性,精致唯美。(戴逢春)

[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编辑:董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