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深圳新闻>深圳要闻>

一位感染科护士的战疫日记

条评论立即评论

一位感染科护士的战疫日记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抗击新冠疫情最前线是什么样子的?请看深圳三院感染科护士战疫日记中的记录……

原标题:一位感染科护士的战疫日记

■编者按

如果说抗击新冠肺炎是一场战争,那么深圳第三人民医院作为疫情患者的集中收治医院,就是深圳的绝对主战场和最前线。它于深圳,就像金银潭医院于武汉。

1月11日深圳三院接诊首例不明肺炎患者,至2020年2月12日24时,深圳累计确诊病例391例。这期间这个战疫最一线到底发生了什么?晶报APP拿到了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感染三科的护士郑晓君写下的战疫日记,经其同意选摘刊登,让我们感受下最一线第一人称的工作生活实录。今天推出前五篇。


◆◆日记1|2020年1月10日

接收首例不明肺炎患者前一天

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作为新发传染病指定收治医院,我们感染三科首当其冲。今晚,我和彭凌医生值班。大约22:00,彭凌医生接到指令,我们准备收治两名由港大医院转诊过来的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患者具体情况还不是很清楚,医疗二线正赶往港大医院会诊,要求我们先准备好病房,做好收治病人的准备。

于是,按流程上报,启动负压病房,安抚转移患者,准备床单位,清理走廊电梯通道,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这些我们做了很多次,所以,一切都不陌生,做为三院专门收治传染病的科室,我们每年都是这样。


◆◆日记2|2020年1月11日

战疫第一天,想起2003年的SARS

今天,王主任组织全科学习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知识。

冠状病毒这个名词,我们都并不陌生。2003年的SARS,大家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场疫情给我们生活和安全造成的冲击。

那年我刚从卫校毕业,正在实习。因为这场疫情,我们被提前要求结束实习。那时我们这群刚步入临床的菜鸟,被保护了。在等待的那段时间,我接到了深圳市东湖医院(现第三人民医院的前身)的录取通知。因为我们当时是双向选择,爸爸不同意,但我却很高兴。每天通过新闻,都会看到这家医院的报道,也看到在这所医院工作的一线人员的点点滴滴,我被感动着,我期待成为这所医院的一员,期待与这样一群人成为同事。我第一次违背爸爸的话,我毅然选择了这所医院。

(■编者注:事后被确诊为深圳首例、也是广东首例的新冠肺炎患者,是于1月11日转至深圳三院隔离治疗的,男性,66岁,现居深圳,2019年12月29日赴武汉探亲,2020年1月3日出现发热、乏力等症状,1月4日返深后就诊,1月19日经国家卫健委确认确诊。) 


◆◆日记3|2020年1月13日

腾空了整层病房来接收肺炎病人

今天,我们腾空了整层病房。这两天接收的病人越来越多,周边对“武汉肺炎”的报道也越来越多。作为人家的儿子、女儿,孩子的爸爸、妈妈,家里人都非常担心我们。

我经常跟爸爸说的一句话就是:相信我们,我们是最安全的。借中国机长里袁泉的一段话,我们受过专业训练,从医生到护士,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了日复一日的训练,这是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所以,请相信我们。


◆◆日记4|2020年1月16日

战疫第6天,女儿的一句话让我哭了

今天我打电话跟先生说:要不我下班就不要回去了,医院这边给我们安排了住宿的地方。

刘先生坚决不同意,他知道我一直有个坏毛病,在医院就永远睡不着,这是我的职业病,也是我的心理病。最后提议被打回,但我们最终还是决定把女儿送到爷爷、奶奶那里去住。

女儿一直很黏我,但走的那天,她很愉快的跟爷爷奶奶走了。我事后电话笑骂她是一个小没良心。但她说:奶奶说,我不能哭,我哭了,妈妈会伤心,妈妈现在已经很累了,我不能让妈妈再伤心。事后,我还是偷偷哭了,真是眼浅的人。


◆◆日记5|2020年1月24日

除夕,吃工作餐过大年

自从1月20日钟南山院士提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会人传人,三天后武汉封城,解放军医疗力量弛缓武汉,往年欢快、轻松的春节气氛淡然无存,全国跑步进入全面抗疫的战斗。

今天是除夕,今年的除夕夜跟往年的不一样,我们很孤单,因为家人都不在身边,我们又不孤单,因为身边一堆同事相聚一起。

20:40,院领导和专家刚刚讨论会诊结束,病房同事也刚刚完成轮换交接。配餐室突然多了好多人,大家好像约好的似的,都不愿意回去自己过年。我们相聚一起,不分上下级,我们只是一群同事(其实,刘映霞副院长也在)一起吃除夕工作餐,一起过大年。

看着这一群刚刚还满头大汗,满脸口罩压痕的同事,现在满脸洋溢幸福快乐,谁又能看出大家其实都非常想家里爸爸、妈妈、先生、妻子、女儿、儿子……

我想,这就是一群英雄,笑对困难,笑看人生。

(未完待续,敬请明天继续关注)

[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编辑:刘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