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

降息的“最后一个障碍”,今天被清除了!

降息的“最后一个障碍”,今天被清除了!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欢迎关注天天说钱

本文为天天说钱团队原创作品

12月9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一组极其重要的经济数据:CPI和PPI。

数据显示:

2018年11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2.2%,环比下降0.3%(见下图,图片一)。

2018年11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上涨2.7%,环比下降0.2%(见下图,图片二)。

这意味着:阻拦央行降息的最后一个“障碍”,已经被清楚了。上一个被清楚的“障碍”,是美联储的持续加息,最近美联储在特朗普的压力下,已经改弦更张——明年6月末以后,或许不再加息。

对于全世界的央行来说,他们无一例外都关注两个核心数据:失业率和CPI。如果失业率下降,并接近充分就业,CPI反弹超过既定目标,则央行会收紧货币政策(比如加息、缩表或者提高“存准率”);反之,失业率上升超过警戒线,CPI下跌突破警戒线,则央行会让货币政策变得宽松。

中国最近几年确定的CPI上线,基本上都是“3%左右”。下限没有明确过,但低于2%就会被认为有“通缩”的可能。

所以,当中国CPI持续几个月超过2.5%的时候,就会引起警觉;如果持续突破3%,则可能加息。反之,如果低于2.5%,则通胀警报解除。

从图片一可以看出,过去12个月中,CPI最高的是2018年2月,飙升到了2.9%。这主要是春节和寒冷因素造成的,没有持续。而在过去两个月,CPI回升到了2.5%,让人再次对物价上涨有所担忧。

现在好了,CPI同比涨幅回落到了2.2%,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数据——既没有通缩的嫌疑,也远离了“疑似通胀”的区域。

在这种情况下,央行显然获得了较大的货币政策空间。说白了,如果有必要,央行可以随时降息(降低“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

PPI(图二)也印证了这种态势。可以看出,“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涨幅已经连续5个月下跌,这说明经济偏冷。事实上,汽车、智能手机等重要消费品,今年以来销量都显著下跌。

那么,央行会降息吗?要知道,央行刚刚创造了30个工作日不“放水”的新纪录,市场利率在年末的时候,有望走高而不是降低。这对于楼市、股市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曾担任过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的盛松成,恰好在昨天(12月8日)有个表态。他认为,未来央行有可能降准,但不建议“降低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

盛松成为什么反对降息?主要是反对给市场传递“货币政策又宽松了”的信号。他其实是赞成通过软性方式,引导市场利率下降的。软性方式包括,降准、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等。

这恰恰是央行目前的“小心思”,也是管理层的心态微妙之处。

央行行长易纲前几天曾发表过一篇长文,文中下面这段话格外引人注目:

货币政策必须根据经济形势变化灵活适度调整,加强逆周期调控。……在经济衰退或遭遇外部冲击时,必须及时出手,稳定金融市场,增强公众信心。

我当时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最大感触是:这个喝足了“洋墨水”的新行长,终于彻底中国化了。

这是好事,拿西方那套理论机械地来套中国的问题,肯定是“刻舟求剑”。

所以国家对于“货币政策放松”的真实看法是:只要经济下行危及到社会稳定,一定会“灵活”和“及时出手”的。“正式降息”,其实主要作用是造声势,向社会传递强烈的“拯救经济”的信号,是“敲锣打鼓的降息”。目前央行希望“悄悄降息”、“定向降息”、“非正式降息”。

所以,未来是否会“正式降息(降低银行存贷款利率)”,央行其实是持“摸着石头过河”态度的。走一步看一步,能不正式降息尽量不降低(不走老路)。

盛松成喊话,甚至都可能是货币政策的一部分,是在跟市场博弈。易纲的暗示,当然也是货币政策的一部分。

央行就是这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能让市场完全看透。美联储也是如此,最典型的是格林斯潘。

我的判断是:2019年央行还是会降息,不降息经济很难度过这一轮难关。即便中美达成协定,经济下行压力仍然不小。

比如前两天有媒体报道:截至11月末,证监会今年共核发93家IPO批文,已完成发行的企业募资规模约1224.81亿元。而2017年,证监会共核发408家IPO批文,累计实际募资规模达2168.78亿元。

比较一下数据,差距非常巨大!

最近几年来,国家一直想尽早启动“印股票的时代”,越是努力,距离这个时代就越远。这个时代迟迟不来,钞票又不想印,这个有点麻烦。

最近几天的热点是华为,我一直没有涉及,因为话题敏感。这里简单说两句:官方显然希望按照个案处理,不影响中美贸易协定的达成。这个策略是对的,冷静、理智地处理这个问题,对中国有好处,对华为也有好处。

上图:欧盟公布的全球主要企业2017年研发经费排名,华为的研发经费被低估了,按照年报应该为117亿欧元。

今年华为的研发经费有望超过1000亿人民币,大约相当于18个清华大学的研发经费,在全球企业可以位居前5,这正是美国忌惮的地方。美国正试图把电信市场分为“华为能参与的市场”和“华为不能参与的市场”。美国试图联手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英国等盟友,通过封杀华为,来扶持自己能掌控、信任的一两家企业。他们担心不这样做,未来华为将通吃一切。

对于中美达成贸易协定,我持比较乐观的态度。但贸易协定之后,还会有新的波澜,这是一定的。中美博弈,将是从今往后世界的一个重要命题,可能维持数十年,甚至一个世纪。


[编辑:贺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