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按日期查找 | 有奖评报 新闻检索: 2007-08-22 星期三
A21版:国际专列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阅读说明:阅读PDF版和CEB版请下载相应的阅读软件;
PDF版阅读器下载
CEB阅读器下载
男医生被性虐 女护士遭强奸
 

    ■利比亚“艾滋病毒案”当事医生首次披露狱中8年非人生活

    ■称利比亚蓄意制造“传艾”事件嫁祸于人

    ■卡扎菲儿子亲口承认虐待事实

    7月24日,历时8年的利比亚艾滋病毒疑案,以5名保加利亚护士和1名巴勒斯坦裔医生在保加利亚获得赦免而告结束。6名医护人员重获自由后,名为阿什拉夫·哈朱吉的医生8月18日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时,描述了其在利比亚监狱中遭受的非人虐待。8月9日,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之子赛义夫·伊斯兰·卡扎菲一改利比亚官方的说法,承认阿什拉夫·哈朱吉等人的确在利比亚的监狱中遭受了虐待。

    1 获释

    那一刻,我相信自己自由了

    7月24日,当那些看守在凌晨三点半进入我牢房的时候,没有像往常那样把钥匙抖得叮当响,或是冲我大声呵斥,而是轻声说:“阿什拉夫,阿什拉夫,醒一醒!赶紧收拾一下跟我们走,有人要见你。”我猛地跳起来,看了一眼挂钟,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大半夜的,谁会来看我呢?难道他们要枪毙我?

    我被带到典狱长办公室,在一份声明愿意前往保加利亚的文件上摁了手印,然后与那5名保加利亚护士一道被带往机场。这些过程都有人录像。抵达机场后,一位利比亚官员再次问我,是愿意留在利比亚,还是前往保加利亚。“我想去保加利亚。”我坚定地回答,“你们毁了我的生活、我家人的生活,还有这些护士的生活!我不愿在你们这种国家再多待哪怕一秒钟!”那个官员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

    走上飞机后,我见到了欧盟负责对外关系的委员瓦尔德纳女士,还有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夫人。直到那一刻,我才彻底相信,自己真的要重获自由了!

    2 预谋

    利比亚蓄意制造“传艾”事件

    我的生活是从1998年12月起开始陷入地狱的。当时,我已经通过了利比亚的医学考试,在班加西市的法特赫儿童医院担任实习医师。当年12月13日,我被叫到当地的一个警察局,一名警官对我说:“法特赫儿童医院内有好几百名儿童感染了艾滋病,我们知道你对此负有责任,是你向他们的体内注射了艾滋病毒。”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我真的干了这些事,你们可以当众枪毙我。”

    那个时候,班加西市实际上是一个战场——武装分子经常展开街头枪战。我们的医院收治了大量伤者,但医疗和卫生条件都非常差。那里没有一次性针头,消毒设备也是坏的;婴儿出生时,就用一把普通剪刀来剪断脐带。感染了艾滋病毒的患儿中有70%也感染了乙肝,这说明,糟糕的医疗环境才是导致病毒传播的主要原因。但是,卡扎菲的意志在利比亚就是法律,他需要有人对此事件负责,需要安抚那些患儿的家属。于是,我们便成了最好的替罪羊。

    3 内幕

    被警察绑架遭电刑逼供

    1999年1月29日,我被班加西的警察“绑架”,并被送往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在一个秘密地点,两名警察将我的衣服剥去,然后对我又打又骂:“你让那些孩子感染了艾滋病毒!是中情局和‘摩萨德’(以色列对外情报机构)让你这么干的!你来到我们国家就是为了当间谍!你这个渣滓!你这个垃圾!”

    几天后,他们又将我送到位于的黎波里郊外的一个农场。那里似乎是训练警犬的地方。在刚开始的几个月里,我被锁在一个屋子内,里面还有3只警犬。他们不断喝令警犬攻击我,直到我的两条腿上都布满了伤口。他们还将金属丝捆在我的阴茎上,拖着我在一座面积至少有1600平方米的大厅里来回游走……在我遭受的所有酷刑中,最可怕的还是电刑。他们将我的衣服扒光,把“电刑机器”(一台类似发电机的设备)的一根导线系在我的手指头上,把另一根导线连在我的耳朵或阴茎上,然后按下电钮。那种痛苦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5名保加利亚女护士也被关押在那个农场内,有时候,我们在同一个房间内被折磨。她们被强奸了,并且遭受了外界难以想象的蹂躏,相关细节我羞于说出口。有一次,纳斯娅(5名保加利亚女护士之一)实在无法忍受折磨,打破了一扇窗户的玻璃,试图割腕自杀。她被送往的黎波里的医院接受救治,但手腕上的伤口愈合后,又被押回农场,继续受审。

    4 战斗

    "我很愿意担当证人"

    见我始终不承认“罪行”,那些利比亚警察就威胁要对我的家人下手,甚至要“在我面前强暴我的妹妹们”。于是,我决定“认罪”。

    2002年2月,多亏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伊斯兰·卡扎菲的支持,利比亚方面放弃了对我们的某些指控,但仍然坚持指控我们伤害了那些儿童。2005年5月25日,欧盟负责对外关系的委员瓦尔德纳女士与我们会面,并表示:“你们并不孤单,欧盟25个成员国都支持你们,都确信你们是无辜的。”她的话使我相信,自己还有可能活下来。今年7月24日,我们6个人终于重获自由!

    目前,我已经取得了保加利亚国籍。保加利亚检察部门正在考虑,对一些折磨过我们的利比亚警察提起诉讼,我很愿意担当证人。我打算继续战斗下去,哪怕这可能耗尽我的余生!

    

    人物链接

    赛义夫让卡扎非爱恨交加

    毋庸置疑,卡扎菲是利比亚的最高领导人,决定着利比亚政府的内政外交。赛义夫作为卡扎菲的儿子,也是西方媒体公认的卡扎菲最可能的继任者,却经常抛出一些与利比亚政府立场相悖的言论,着实耐人寻味。

    尽管在利比亚执政长达38年,但卡扎菲的家庭生活一直笼罩在迷雾中。国际媒体至今仍不清楚,卡扎菲究竟有几个子女,赛义夫又在其中排行老几。

    赛义夫曾先后在奥地利的依马德大学和英国著名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精通英语、法语和德语。他身材高大,仪表堂堂,衣着和生活方式都非常考究、时尚,被利比亚人称为“欧洲佬”。

    赛义夫仅担任“卡扎菲国际慈善基金会”主席,但他却是卡扎菲诸多子女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位。最近两年,利比亚与西方国家关系缓和,赛义夫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许多人将他视为卡扎菲最可能的接班人。赛义夫曾不止一次地强调,利比亚的未来只能是“直接民主”,下一代领导人应由民众“直接选举”产生。

    诸如此类的思想使得赛义夫与保守势力产生了冲突,也因此不时受到其父的公开“敲打”。

    2006年8月,赛义夫在一个青年集会上公开抨击利比亚的现状。他将改革进展缓慢归咎于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称他们是“利比亚的黑手党”。这番讲话在利比亚国内外引起了极大反响。十几天之后,卡扎菲就在电视上对全国民众表示,如果“敌人”想发动政治改革,就要消灭他们。

    卡扎菲的讲话很明显是针对赛义夫的,一些分析人士据此认为,这表明这对父子之间产生了重大矛盾,赛义夫可能从此失宠。但也有分析认为,卡扎菲其实并不排斥改革,但是老成持重的他更注意方式和节奏,公开发表打压赛义夫的讲话,主要是为了安抚保守派,以保护儿子。

    去年年初,有媒体披露,赛义夫与以色列性感女星奥莉·威尼尔曼坠入爱河,这成为保守势力攻击赛义夫的又一个理由。(宗何)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2006 sznews.com, Shenzhen Press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